www.4118.com > 林业 > 德保苏铁回家了,我国德保苏铁回归自然项目启

原标题:德保苏铁回家了,我国德保苏铁回归自然项目启

浏览次数:59 时间:2019-11-06

图片 1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11月13日

  在深圳市仙湖植物园的500株德保苏铁近日将被运往广西德保它们的家乡,移植在黄连山-兴旺自然保护区。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11月10日在深圳宣布,德保苏铁回归项目正式启动。
  印红评价说,对于中国野生植物保护,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标志着“我国珍稀濒危野生植物保护工作已经从单纯的就地保护、迁地保护阶段发展到就地保护与迁地保护相结合、以迁地保护促进就地保护的新阶段。”
  苏铁,恐龙时代的植物
  苏铁类植物是现存最古老的一群种子植物,它出现在至少3.2亿年前的石炭纪,繁荣于中生代的侏罗纪,是恐龙时代的植物,大约在1.6亿~1.9亿年前的这段3000万年时期,地球上的生物界占优势的是多种多样的苏铁与恐龙,所以,在历史上称为“苏铁恐龙时代”。
  然而,经过上亿年的地质与气候变迁,恐龙早已绝灭,绝大多数苏铁类植物也绝灭,其中部分变成了化石,现在一些煤矿主要是由苏铁类植物矿石化的结果,如四川宝鼎煤矿晚三叠纪地层中苏铁类化石多达50多种。现在地球上幸存下来的少数孑遗者成了十分珍贵的“活化石”濒危植物。
  全世界现存苏铁类植物有3科(苏铁科、蕨铁科与泽米科)11属约280种,星散分布于热带与亚热带地区,它们对于研究种子植物的起源与演化、植物与动物的协同进化、种子植物的区系、地球板块的运动变迁、古气候的变迁等都有一定意义,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生态价值、经济价值和文化美学价值。因而受到全世界的重点保护。IUCN《世界受威胁植物红皮书》将苏铁类植物的82%的种类收录其中,《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苏铁所有种全部列为附录物种,对苏铁的国际贸易实行严格的管理措施。
  中国苏铁保护十年路
  苏铁植物大多分布在人口较稠密的低纬度、低海拔地区,这些地区大多为经济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人类不合理的开发活动严重威胁到了当地苏铁及其生境的生存。
  在我国,苏铁原生境的破坏和人们对野生苏铁的肆意盗挖,加之其自我更新能力下降等原因,使得苏铁资源锐减,野外资源已被破坏殆尽,近一个世纪特别是近数十年间苏铁野生居群数与总株数至少减少了一半。叉叶苏铁、四川苏铁、德保苏铁、多歧苏铁、贵州苏铁、长叶苏铁、叉孢苏铁、滇南苏铁等至少8个物种,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处于濒危状态,如不能及时得到有效保护,未来二三十年内将趋灭绝。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我国一些珍贵特有苏铁种被不断“轰动世界”的发现的同时,我国政府也对拯救这一物种资源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在2000年公布的第一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苏铁科所有种全部被列为重点保护。在2001年启动的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中,苏铁被列为十五大类物种予以重点保护。全国主要苏铁生长地基本都建立了不同级别的自然保护区。2002年国家林业局在深圳仙湖植物园成立了我国第一个专类植物迁地保护中心——国家苏铁种质资源保育中心。
  仙湖植物园李楠博士领导的团队在种源收集、科学研究、市场推广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就。系统地收集了世界范围内现存的苏铁类植物。目前仙湖植物园已经收集保存了苏铁类植物3科10属240余种、变种或品种,保育面积达50余亩。建成了集苏铁保育、科研、生产及科普旅游于一体的苏铁中心,是世界上收集苏铁类植物种类最多、保育规模最大、展示形式最为丰富的国际苏铁迁地保育中心。主要科研成果之一是开展了一系列的苏铁迁地保育栽培应用技术研究,如花粉保存技术、人工授粉技术、生殖隔离控制、种子保存与萌发技术等,为大规模进行苏铁类植物的栽培与长期迁地保育实践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德保苏铁:“美与哀愁”
  德保苏铁是我国特有种,国家一级保护物种,具极高的研究与观赏价值。1996年由广西林业勘测设计院钟业聪研究员发现。德保苏铁的发现曾在社会上引起很大轰动,其在景观方面的应用前景,吸引了国内外专家的极大关注。在仙湖植物园,德保苏铁摇曳婆娑的身姿,迥异于一般苏铁的坚硬如剑,格外引人注目。
  德保苏铁也未逃脱“被发现-遭破坏”的命运——这几乎是所有珍贵植物都经历过的,以致一些植物专家在公布新种时不敢公布发现地。根据调查,在其发现后的短短10年间,其模式产地的种群(也是德保苏铁所有种群中个体数量最多的)已由原来的2000余株骤减到600株左右。德保苏铁为星散状分布,每个分布点的面积都很小,种群数量十分有限,开展就地保护有一定困难。更严重的是,在德保苏铁现有的8个分布点中,有两个点的德保苏铁可能已经被挖光。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在划建保护区的同时开展了迁地保护,仙湖植物园的国家苏铁种质资源保育中心就承担了德保苏铁迁地保护研究的任务。几年来中心对德保苏铁等珍稀种类的野外分布状况、遗传多样性、致濒因素等进行了大量的科学研究,并成功繁育出大批量德保苏铁苗木。
  植物回归:从德保苏铁开始
  物种回归,应该是上世纪人类才开始着手的事情。其成功的例子就是中国的麋鹿。曾在我国大量分布的麋鹿上世纪初曾绝迹,上世纪80年代从英国引进后开始了野外放归,现在野生种群生长良好。
  但是植物的回归却从来没有过。因此德保苏铁回归项目引起了国内外植物界的极大兴趣和高度关注。
  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所陈家瑞研究员说,德保苏铁的分布状况在濒危植物中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如:分布星散、每个分布区种群数量有限,且分布点位于当地村乡所有土地,分布区经济条件落后,开展就地保护有一定困难,但又面临绝灭的危险,亟待保护。开展德保苏铁回归自然项目,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以迁地保护促进就地保护的积极模式,一旦成功,其方法和模式具推广意义。德保苏铁回归工作的成功,不仅仅挽救一个珍稀苏铁物种,还有助于提升我国濒危植物保护事业在国际上的声誉。
  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所的许再富研究员认为“回归”是植物迁地与就地保护的桥梁。?一直以来,人们对生物多样性抢救的最主要方法是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并以前者为主。不管是栽培植物活体的迁地保护,还是植物种质库对植物器官、组织和遗传物质等的种质保存,它们都是植物就地保护的辅助方法,它们是受威胁植物的避难所。既然植物迁地保护地(库)只是植物的避难所,就应在条件成熟时,把它们的人工繁殖体重返其自然的家园,这在科学上称为“回归”或“再引种”。因而,回归就成为包括植物在内的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的重要桥梁与纽带。
  他进一步提出植物回归自然的迫切性与重要性:根据植物的生活型不同,科学家一般认为植物迁地保护的较合适的年限是50~100年,太长了会使植物因人工或风土驯化而失去了“野性”。如今,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上植物园中的很多植物的迁地保护时间都超过了这一期限,应在条件合适时,逐步把它们回归自然。而在包括已划分为自然保护区在内的自然生态系统中,几乎没有例外的出现了物种消失或衰退的过程,需要通过物种的回归重建较为完善的生态系统。因而,物种的回归是生物多样性有效的就地保护必须采取的一种重要措施。就植物而言,由于它是生态系统中的惟一第一生产者,是生态系统中食物链和物质、能量循环的重要环节,也就是说,一种受威胁植物的成功回归,可以为10~30种其它生物提供生存与发展的条件,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德保苏铁的家乡对“游子回归”充满期待。尽管首批回归计划只有500株,但黄连山-兴旺保护区已经挖好了1300个树坑。邻近的地区也希望能把回归的苏铁在他们那里栽植。广西林业局副局长罗永魁说:“为了最大限度保证成活,正在等待雨量充沛的时机实施种植,但最晚也会在明年3月以前。”
  正因为围绕德保苏铁回归的一切都是开创性的,相关部门和参与者积极而审慎。2006年12月,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分管植物保护工作的贾建生副司长就曾组织国内7位苏铁研究权威专家对整个回归工作进行了论证,专家认为德保苏铁回归时机已经成熟。
  在回归启动仪式上,印红要求严格做好回归后的保护管理和全过程监测,以获得成功。为未来更多植物回归提供实践经验。
  的确,德保苏铁回归是一个全新的事件,一段值得记录的历史。

来源:广西日报 时间:2008-04-05 作者:吕欣 韦健康 赵超

国家林业局宣传办公室

    11月10日,国家林业局在深圳举行德保苏铁回归自然项目的启动仪式。经过多年的研究,我国已经基本摸清了德保苏铁的繁育机理,并在种源培育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经过专家论证,现已经具备德保苏铁植物回归自然所需要的一切条件。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指出,德保苏铁回归自然工作的正式启动,标志着我国珍稀濒危野生植物保护工作已经从单纯的就地保护、迁地保护阶段发展到就地保护与迁地保护相结合、以迁地保护促进就地保护的新阶段。
    德保苏铁是我国特有的、国家一级保护的物种,具有极高的研究与观赏价值。目前,我国德保苏铁的自然分布点的面积很小,种群数量十分有限,且都不在保护区内,农耕和放牧的行为,以及大肆盗砍滥挖现象,德保苏铁野生资源受到严重威胁。据调查,我国德保苏铁已由十年前发现时的2000余株骤减到600株左右,自然分布点有8个。
    苏铁类植物是现存最古老的种子植物和珍贵的“活化石”,是恐龙时代的植物,属珍稀濒危植物,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生态价值、经济价值和文化美学价值。经过上亿年的变迁,绝大多数苏铁类植物已绝灭。全世界现存苏铁类植物有3科(苏铁科、蕨铁科与泽米科)11属约280种,星散分布于热带与亚热带地区。长期以来,由于人们对苏铁原生境的破坏和对野生苏铁的肆意盗挖,加之其自我更新能力下降,苏铁资源锐减,野外资源已被破坏殆尽,近一个世纪特别是近数十年间苏铁野生居群数与总株数至少减少了一半。叉叶苏铁、四川苏铁、德保苏铁、多歧苏铁、贵州苏铁、长叶苏铁、叉孢苏铁、滇南苏铁等8个物种,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处于濒危状态。如不能及时有效地开展苏铁的保护和种质资源的抢救性保存工作,未来二三十年内将趋灭绝。
    国际国内对苏铁保护十分重视。《世界受威胁植物红皮书》将苏铁类植物的82%的种类收录其中;《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苏铁所有种全部列为附录物种,对苏铁的国际贸易实行严格的管理措施。我国在2000年公布的第一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将苏铁科所有种全部列为一级重点保护植物,在2001年启动的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中,将苏铁列为15大类物种予以重点保护。2002年在深圳仙湖植物园成立了我国第一个专类植物迁地保护中心――国家苏铁种质资源保护中心,在种源收集、科学研究、市场推广、人才培育、科普宣传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国家苏铁种质资源保护中心是世界上收集苏铁类植物种类最多、保育规模最大、展示形式最为丰富的国际苏铁迁地保护中心。目前已经系统地收集保存了世界范围内现存的苏铁类植物3科10属240余种、变种或品种,拍摄各类苏铁植物照片6000余幅,保育面积达50余亩。收集到苏铁类化石200余件,发表了4新属、1新种和1个新组合;对苏铁类植物的生殖、光合生理、形态解剖、分子系统学、遗传多样性等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对德保苏铁等珍稀种类的野外分布状况、遗传多样性、致濒因素等进行了大量的科学研究。开展了多个系列的苏铁人工授粉杂交实验,选出了5个优良品系;培育出各类苏铁苗木3.5万余株,筛选出8属52种适合中国不同地区栽植的优良观赏苏铁种类进行推广。
    稀有、濒危植物的回归,是在条件成熟时,把经过迁地保护的人工繁殖体重新放回到它们原来自然和半自然的生态系统或适合它们生存的野外环境中去,重建较为完善的生态系统。植物回归自然是生物多样性有效保护的一项极其重要的措施,是联系稀有濒危植物迁地保护与就地保护的一座重要桥梁,也是迁地保护的稀有、濒危植物的最终归宿。

1756核心提示: 苏铁。俗称:铁树,别名:辟火蕉、凤尾蕉、凤尾松、凤尾草,拉丁文名:Cycas revoluta Thunb. 苏铁科、苏铁属,一说是因其木质 苏铁。俗称:铁树,别名:辟火蕉、凤尾蕉、凤尾松、凤尾草,拉丁文名:Cycas revoluta Thunb. 苏铁科、苏铁属,一说是因其木质密度大,入水即沉,沉重如铁而得名;另一说因其生长需要大量铁元素,故而名之。又名凤尾蕉、避火蕉、凤尾松,多种植在南方,现广泛分布于中国、日本、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苏铁最为出名的是其开花,被称之为铁树开花。 苏铁为优美的观赏树种,栽培极为普遍,茎内含淀粉,可供食用;种子含油和丰富的淀粉,微有毒,供食用和药用,有治痢疾、止咳和止血之效。 值得记录的历史 2006年12月,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召集国内植物专家在深圳仙湖植物园评审一个特殊的项目德保苏铁物种回归工程。这个最终通过了专家审评、目前已经着手实施的项目,对所有参与的人都是全新的和充满期待的这不仅是中国在植物领域中实施回归工程的首例,在全世界苏铁濒危物种中也是罕见的。如果能获得成功,这对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珍稀濒危物种,特别是苏铁物种的保护提供宝贵经验。可以说,德保苏铁物种回归工程项目是史无前例的,它的全过程都是值得记录的历史,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期待着项目获得成功。 迁地保护是保护濒危物种必要的措施,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在动物保护中,是有成功先例的。原产中国的麋鹿曾经在中国绝种了,上世纪80年代,不得不从我国引种到英国皇家动物园麋鹿再引种回国,现已回归到大自然界中,终于恢复了麋鹿这个濒危物种。这其实就是一条濒危-迁地引种保护-回归自然的回归之路,现在,德保苏铁也要走这条回归之路了。 为什么苏铁植物回归工程会选到德保苏铁物种?因为德保苏铁是我国特有珍贵濒危物种,其独特的生物学特点引起了国际苏铁学界的关注,同时它还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 德保苏铁目前人为破坏很严重,10年前有近1万株,现在减少不到2000株了。好在深圳仙湖植物园在过去几年中抢救的一批德保苏铁种苗经过精心培育,有条件实施德保苏铁回归工程项目创造了条件。 中国的美丽发现 中国拥有的苏铁种类在世界5个类群中占据了4个类群,物种多样性丰富度世界罕见。中国拥有世界叉叶苏铁类群几乎全部的种类,尤其是最近连续发现了具三回羽状分裂叶的多歧苏铁、德保苏铁等珍稀物种,引起了国际上苏铁研究与保护工作者及园艺工作者的极大关注。 中国苏铁分布于南方热带与亚热带地区,海拔一般在200~1200米的森林地带。不过,海南苏铁有的可生长在海边,而攀枝花苏铁在金沙江河谷可达2100米。 目前,中国四川攀枝花市的攀枝花苏铁居群已超过20万株的大苏铁林;同时拥有一些观赏价值高的物种,如苏铁、石山苏铁、德保苏铁、叉叶苏铁、灰干苏铁、篦齿苏铁等。一些苏铁新物种、新分布还在不断发现。 珍贵种似乎总是在最后发现。1997年在广西德保发现了世界极其珍贵的具三回羽状复叶的德保苏铁,该种为我国特有,最近在德保、那坡、百色及相毗邻的云南富宁也发现了德保苏铁新居群,在广西田东发现了成片的锈毛苏铁等物种,在田阳发现了叉孢苏铁,在福建三明发现了四川苏铁残存野生居群,在福建诏安发现了闽南苏铁野生残存居群,在云南元江中上游发现数处滇南苏铁。令人惊奇的是上世纪90年代末在人口稠密的深圳南山区发现了成片多达上千株的野生仙湖苏铁林。这些新的发现说明中国野生苏铁资源比较丰富,而今后一定还会有新的发现,因而备受国内外关注。 恐龙主要食物 苏铁,在中国百姓中是叫做铁树的,早在宋代开始有记载。明代吴其濬在他的《植物名实图考》中称为凤尾蕉,并有描述及插图。在中国有些地方,称不同苏铁物种为凤尾松、凤尾草、避火蕉、凤凰蛋树等。 苏铁这个名称,是我国著名树木学家陈嵘1923年在他以《中国树木志略》为题连载于《中华农学报》中首先采用。自此以后,苏铁在我国被广泛用做中文正名。 苏铁树形美观,酷似棕榈,苏铁的树干直立苍劲,叶像凤凰的羽毛而美丽。其实苏铁属源于希腊字的拉丁学名的译文就是棕榈的一种名称。 与一般植物相比,苏铁种子大而艳丽,一般人会以为那是花。人们称其为凤凰蛋。 苏铁植物生命长久,即使数百年的古树也青春长驻,开花结实,因而被视为长寿吉祥的象征。中国民间就有千年铁树开花一说,一般寓意珍贵而困难的事情。而苏铁终身翠绿坚挺,民间认为象征着公证与铁面无私。因此,苏铁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与园艺价值,深受人们喜爱。根据化石证据,苏铁类植物出世,大约要追溯到3.2亿年前的古生代石炭纪。到了中生代侏罗纪,苏铁类植物繁衍到鼎盛时期,那时整个地球陆地到处都长满了各式各样苏铁植物,构成当时地壳植被的主要成分,成为恐龙及其它动物的主要食物,大约在中生代侏罗纪期间(1.6~1.9亿年前),在地质年代称为苏铁恐龙年代。 现代苏铁类植物出现在地球上至少在1.8亿年前联合古陆还未分离的时期。到中生代白垩纪,苏铁类植物开始走向衰亡,被后生其它裸子植物与大量新生的被子植物所替代。 古苏铁与现代苏铁化石在全球都有发现,甚至在北极的阿拉斯加与南极洲也有它们的遗迹。 虽然被发现化石种属数以百计,给植物学家分析研究苏铁的起源与演化提供了重要资料,但所发现的数目与原来生长在地球上的还是微不足道,这就给植物学家研究苏铁的起源与演化增添了很大困难。 植物界的大熊猫 苏铁类是现存种子植物中最原始的一个类群,在系统演化上与蕨类植物较亲缘,它的小叶幼时拳卷、维管束为中始构造、花粉萌发时产生多数纤毛能游动的精子等特征与蕨类相似,但这并不表明它们有直接亲缘关系,在古生代两者在演化上早已分离。 在广大自然与植物保护者眼中,苏铁植物被视为植物界的大熊猫,在系统演化意义上超过大熊猫,是当今世界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生物物种。为什么科学家们和国内外自然保护组织对苏铁植物研究与保护如此高的重视?主要还在于苏铁植物本身的科学价值及学术研究上的重要意义。当然也与它们的经济价值以及当今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已处于濒临绝灭境地有关。 苏铁类是现存最古老的一群种子植物。经过上亿年的地质与气候变迁,恐龙早已绝灭,绝大多数苏铁类植物已不复存在,其中部分变成了化石,如在我国甘肃石炭纪中晚期地层发现的甘肃苏铁、在山西太原发现的二叠纪时期的始苏铁、宝林铁等,都是迄今世界上发现较早的苏铁植物化石,有趣的是这些古苏铁大孢子叶与现代苏铁大孢子叶的形态惊人相似。又如现在一些煤矿主要就是由苏铁类植物矿石化的结果,如四川宝鼎煤矿晚三叠纪地层中苏铁类化石多达50多种。 现在地球上幸存下来的少数苏铁孑遗者成了十分珍贵的活化石濒危植物,种类虽不多,却代表了一条种子植物独立的演化路线,对研究种子植物的起源与演化、植物与动物的协同进化、种子植物的区系、地球板块的运动变迁、古气候的变迁等都有一定意义,因而受到全世界的重点保护。 由于苏铁植物生长在中低纬度中低海拔的森林或丘陵中,这些地域往往也是人口居住较稠密的地区,因此,保护了苏铁,也就保护了当地人民生存的生态环境。保护了苏铁生长环境,还会保护许多生长栖息于苏铁林中的珍贵植物、动物与微生物。相反,如果一个地区的苏铁物种绝灭了1个种,就意味着与该地区苏铁物种生死攸关的其它10个以上的生物物种即将消失,这就是现存生物界中,存在的生物链现象。

本报德保讯 德保苏铁回家了!从深圳回到了广西的家;从试验园回到了大自然的家。4月2日,北回归线穿过的德保县北部的黄连山自然保护区,500株从深圳仙湖植物园返回家乡的德保苏铁在这里安了家。 稀有、濒危植物的回归也称为“再引种”(re-introduction),是把经过迁地保护的人工繁殖体重新放回到它们原来自然和半自然的生态系统或适合它们生存的野外环境中去。这种方法是联系稀有濒危植物迁地保护与就地保护的一座重要桥梁,也是迁地保护的稀有、濒危植物的最终归宿。此前,我国对动物回归大自然有过成功的先例,但对植物的回归没有过。这是我国首例珍稀植物回归自然的行动。 广西林业勘测设计院钟业聪研究员是德保苏铁的发现者。1997年,他在德保县敬德镇扶平村发现了这种美丽的苏铁新种。最终这种苏铁新种被命名为“德保苏铁”。它来自三亿八千万年前的恐龙时代,具有极高的科研与生态价值。 苏铁植物被誉为“植物界的大熊猫”,是现存最古老的种子植物。它出现在3亿年前的晚石炭纪,繁荣于中生代的侏罗纪,是恐龙时代的植物。大约在1.6-1.9亿年前的3000万年内,苏铁类植物与形形色色的恐龙一起是地球上的主宰。因此这个时期也被称为“苏铁恐龙时代”。然而,经过上亿年的地质与气候变迁,恐龙早已绝灭,绝大多数苏铁类植物也相继绝灭,其中部分变成了化石,因此地球上幸存下来的少数孑遗者成了十分珍贵的“活化石”濒危植物。 深圳仙湖植物园是国家苏铁中心,也是我国第一个专类植物迁地保护中心。德保苏铁的分布状况在濒危植物中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分布星散、每个分布区种群数量有限,且分布区经济条件落后,开展就地保护有一定困难。当年德保苏铁被发现以后,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德保苏铁被人为盗采盗卖,成为其面临濒危的重要因素。深圳仙湖植物园就担当了德保苏铁迁地保护研究任务。 2007年,国家林业局组织国内7名苏铁研究权威专家对德保苏铁进行回归论证,同时相关部门对德保黄连山自然保护区的土壤进行检测化验,专家认为德保苏铁回归自然时机已经成熟。2007年11月10日,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在深圳郑重宣布,德保苏铁回归项目正式启动。这标志着我国珍稀植物保护工作已经从单纯的就地保护、迁地保护阶段发展到就地保护与迁地保护相结合的新阶段。开展德保苏铁回归自然这项工作,将会有力推动就地保护向迁地保护的工作模式,其方法和模式具有推广意义。它不仅挽救了一个珍稀苏铁物种,而且有助于提升我国濒危植物保护事业在国际上的声誉。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德保苏铁回家了,我国德保苏铁回归自然项目启

关键词: www.4118.com

上一篇:云顶赌场天然的居室芳香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