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18.com > 农业 > 中国大豆缘何失守,农业部称转基因技术被妖魔

原标题:中国大豆缘何失守,农业部称转基因技术被妖魔

浏览次数:167 时间:2019-10-29

中投顾问产业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扈志亮指出,转基因大豆优势实在太明显。单产高、出油率高,抗虫、抗病;国外大规模、机械化作业,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使转基因大豆远渡重洋之后,市场价格依然低于国产大豆。国产大豆收储难,大豆压榨企业需要下乡,一家一户的去收取,之后还要自建或找仓库进行储存,而若采用进口大豆,只需要与国外企业签订合同,到期港口大批量收货即可,基本可以实现即买即用。国产大豆品质低,出油率低,价格却并不低,难以得到加工企业的青睐,国产大豆有价无市的现象必然也打击了农民种植的积极性。

拿到中国农业部批准发放的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后,全球转基因种子巨头孟山都称,将在巴西即将到来的农作物种植季,为IntactaRR2Pro大豆的全面投产做商业化的准备。17日,孟山都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篇文章中称,随着中国的批准和商业化的开展,IntactaRR2Pro大豆将成为孟山都下一代大豆的基础产品之一。文章引用孟山都总裁兼首席商务官布雷特·贝格曼的话说,这个批准对于巴西农民和孟山都而言,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近日,中国农业部批准发放了三个转基因大豆进口安全证书,获批的三种大豆分别是巴斯夫农化有限公司申请的抗除草剂大豆CV127、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申请的抗虫大豆MON87701和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农业部批准进口这三种大豆用作加工原料。IntactaRR2Pro,也就是农业部批准的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是抗鳞翅目昆虫兼对草甘膦类除草剂耐受的转基因大豆,种植于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等国。转基因大豆的引进,一方面再度引发人们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方面的忧虑,也同时引发人们对国产大豆全面“失守”的担忧。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如果放任转基因大豆及制品流入黑龙江,黑龙江的食品大豆销售将受到影响和冲击。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所长秦富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则表示,国产大豆的“失守”不能完全归咎为转基因大豆的引入,有其综合的经济因素。一步步“失守”中国是大豆的原产地,已经有5000多年的种植历史。就在10年前,我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出口国。然而,最近十年以来,国内大豆播种面积直线下降。时至今日,中国大豆产量已退居美国、巴西、阿根廷之后,位列世界第四。秦富告诉本报记者,这一转折点发生在2001年,正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那一年。而中国大豆受到巨大的冲击,秦富说:“原因很简单,大豆的进口没有配额,只有一个单一的3%的关税税率。”这一税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更无法和农作物保护水平较高的国家相比,秦富认为,这是大豆“失守”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1年豆类的种植面积近1.33亿亩,此时到达顶峰,随后便开始下滑,至2011年底,豆类种植面积仅为1.06亿亩,相当于下降了20%。与此同时,2001年大豆的进口数量为1394万吨,而2012年这一数字达到5838万吨,对外依存度达到80%。转基因生物研究领域的一位专家告诉本报,我国进口大豆主要来源于三个国家:美国、巴西、阿根廷,而这三个国家的大豆大部分都是转基因品种。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转基因大豆在美国的种植面积占总种植面积的93%。我国转基因大豆进口始于1997年,当年进口大豆288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237万吨。除本次批准的三个转基因大豆外,我国此前还陆续批准了五个转基因品种进口用作加工原料。但秦富强调,这样的衰退并不完全归咎于转基因大豆的“侵入”,在国内,农民“弃豆”,很大程度是因为转向种植玉米。“玉米单产远远高于大豆,大豆一亩地产100多公斤,而玉米种得好,一亩地要上千公斤。只要是用一亩玉米替代一亩大豆,就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粮食总量每亩提高好几百公斤。”秦富说。和2001年相比,我国玉米的播种面积将近增加了27.6%。其他两大主粮——小麦、水稻,不论是播种面积,还是单产,也都在稳定增加。因此,虽然我国粮食总产量稳步提高,但实际大豆种植面积却在不断下降。“这是市场的选择。”秦富说。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彭于发表示,我国进口大豆主要是国内需求决定的,进口与否及进口数量是市场行为。我国大豆每年播种面积在1.2亿亩左右,满足不了需求,近几年,每年都进口5000多万吨大豆,这些大豆按现有品种和技术水平来测算,需要4亿多亩的耕地,而我国没有这么多的后备耕地资源。“转基因大豆单产高,出油率、抗虫、抗病也都有它的优势。”秦富说,这也是国际市场的选择。

对于其他几种转基因品种型号、证书的有效期,记者向农业部和阿根廷大使馆求证,截至发稿时,未获答复。

彭于发:农业部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抗除草剂大豆CV127、抗虫大豆MON87701和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安全性是有保证的。

2012年中国进口大豆5383万吨,绝大部分来自美国、巴西、阿根廷,进口大豆数量已经达到了大豆消费总量的80%以上。现在却有人在提国产大豆难以抵挡进口大豆的侵袭是因为我们没有对大豆进口实施配额限制。此时进行配额限制还有意义吗?配额数量怎么定,我们需要多少,就配额多少吗?国产大豆不仅仅是难以满足市场需求,而且是相差甚远。国内人均肉类、油料消费量不断增加,豆粨等饲料原料不可或缺,除了用进口来弥补如此巨大的缺口,难道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抗除草剂大豆CV127已在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墨西哥、哥伦比亚、俄罗斯、南非、巴西、阿根廷等国家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抗虫大豆MON87701已在美国、加拿大、日本、欧盟、墨西哥等国家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已在欧盟、韩国、墨西哥、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等国家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

记者:这次审批的三个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有保障吗?

中投顾问农林牧渔业研究员郑宇洁指出,上述跨国巨头企业实力雄厚,安全证书的发放一方面显示了他们在转基因大豆研发上的优势,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相对有保障;另一方面,安全证书的发放对这些公司未来发展有重要的意义。最起码,有了证书的保障,相应品种的转基因大豆出口到中国,减少了被海关拒绝的风险。尤其对孟山都这一种业巨头而言,潜在的利好因素不言而喻。众所周知,孟山都作为跨国种业巨头,在种子研发方面的优势世界领先,而我国种业实力弱小,研发力量不足,转基因作物研发等方面的实力更是相对落后。若将来国家允许种植转基因大豆,对早已在国内市场深根细作的孟山都而言,岂不是一个绝好的机遇?!相对比而言,农业部及我国种子企业恐怕如强敌压境,难言轻松。

尽管各大公司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广转基因种子,反对的舆论也不少。

彭于发:发放安全证书只是说明该品种是安全的,可以进口。我国进口大豆主要是国内需求决定的,进口与否以及进口数量是市场行为,大豆进口没有配额等贸易措施限制。

国内大豆产业已然沦陷,转基因大豆优势明显,国产大豆难以抗衡;中国目前也难以腾出大面积的土地来种植非转基因大豆满足国内需求;跨国巨头对国内大豆全产业链的把控,让国内大豆产业遭受巨大的危机。当前转基因大豆准吃不准种,虽然有保护环境、物种免遭污染以及大众对转基因大豆安全性的担忧,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我们已经食用转基因大豆多年,我们已经没有底气对转基因大豆说:N0。禁止种植转基因大豆只能把国内的市场拱手让人。转基因技术的落后,恐怕还会造成玉米、大麦等农作物步大豆的后尘。因此,当前情况下,我们除了捍卫自身知情权之外,更应该理智思考,采取积极的措施来应对转基因作物的侵袭,转变自己被动的地位和角色。

拜耳公司总计获得了29个进口用作加工原料转基因安全证书,包括大豆、玉米、油菜、棉花。其LibertyLink系列的转基因大豆于2011年获批在阿根廷种植。

记者:这三个转基因大豆新品种是如何审批的?

在人们热烈讨论、激烈争辩转基因大豆安全与否的情况下,我们也要分散一部分注意力来看看国内大豆产业面临怎样的危机。

前不久,孟山都公司在美国试验“未经批准的”转基因抗除草剂小麦事件引起很多国家的恐慌,当原因还未查明时,该公司6日对外表示,将重启已停止多年的转基因小麦田试验。

记者:我国共批准了多少转基因大豆品种进口,数量如何?

(作者系中投顾问产业与政策研究中心:农林牧渔业研究员郑宇洁)

6月2日,一艘装载6万吨转基因玉米的货船——Ocean Pride——从阿根廷布兰卡港口出发,开往中国。这是作为世界第三大玉米出口国的阿根廷第一次向中国出售转基因玉米。阿根廷玉米行业协会执行会长Martin Fraguio 对路透社表示了既欣喜又担忧的心情:“只有货物到了中国通过海关才算真正贸易成功,除了转基因,还有其他因素也会影响粮食贸易。”

记者:这次审批了新的转基因大豆品种,会不会增加大豆进口量?

转基因大豆,能否准吃又准种?

作为CV127的研发者和生产商,巴斯夫是第一次获得中国农业部批准的进口用作加工原料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此前,巴斯夫曾经在欧洲努力多年推广转基因土豆,最终因为不被接受而放弃。2012年初,巴斯夫将作物科学业务转移到美国北卡莱罗纳州,改为主攻北美、南美和亚洲市场。2011年,巴斯夫和孟山都合作研发一种转基因抗旱玉米,从2013年开始推动商业化。其旗下的Cultivance系列大豆2007年在巴西获得批准种植,预计将于2014/15种植季开展商业化。

按照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规定,此次农业部批准的三个转基因大豆品种,是在其他国家安全评价的基础上,又安排相关单位在国内也分别开展了环境安全和食用安全验证试验。这三个品种都进行了生存竞争能力及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的环境安全检测和抗营养成份检测及食用安全检测。根据验证结果,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评审通过了该三种转基因大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安全证书申请。

近日,农业部批准发放了三个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分别是巴斯夫农化有限公司申请的抗除草剂大豆CV127、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申请的抗虫大豆MON87701和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

在学术界和民间对转基因的安全尚有争议之时,农业部曾经在其科普宣传活动《百名专家谈转基因》中表示:将新兴的转基因技术妖魔化的无知谬论及盲目排斥,必不利于国家科技的进步,不利于国家粮食问题的解决。

日前,根据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评审结果,农业部批准发放了巴斯夫农化有限公司申请的抗除草剂大豆CV127、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申请的抗虫大豆MON87701和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三个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这三个转基因大豆新品种是如何审批的?这次审批的三个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有保障吗?这次审批了新的转基因大豆品种,会不会增加大豆进口量?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彭于发。

拿什么拯救你,国内大豆产业?

现在,Martin Fraguio不用再担心转基因这个因素了。就在6月8日,阿根廷农牧渔业部部长亚乌哈尔在6月9日对阿根廷通讯社表示,中国政府近日又批准了阿根廷三种转基因大豆和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对华出口许可。

进口转基因大豆是合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的成功举措。我们国家大豆每年的播种面积在1.2亿亩左右,而我们的品种和技术水平相比国外一些国家还有差距,多乱杂和混收混种问题比较突出,劳动力成本也不断上涨。国内的播种面积满足不了需求,近几年,每年都进口5000多万吨大豆,这些大豆按现有的品种和技术水平来测算,需要4亿多亩的耕地,而我国没有这么多的后备耕地资源。

1997年我国开放大豆进口市场,同时开放的还有转基因棉花。我国是世界上大豆种植最古老的国度,并一直以此为傲。东北地区,沃野千里,大豆种植面积在当时要远高于玉米,大豆产量也高于现在的1600万吨水平。即便如此,国外大规模、机械化、集约化种植的转基因大豆依然有成本、价格上的优势。但凭借对自身的自信,我们以3%的低关税来进口转基因大豆,而且没有配额限制。从此,国产大豆走上了不归路。2004年我国派出的代表团赴美国采购大豆,美国农业部发布消息称,天气大旱导致大豆减产,大豆价格应声水涨船高,中国代表团在没有做任何套期保值的情况下,签订了高价采购大豆的订单。结果可想而知,美国大豆并未减产,国内大豆企业彻底被美国农业部忽悠了一把。代价是惨重的,跨国粮商乘机大肆收购国内大豆压榨企业,并对国内大豆产业链有了高度的控制权,国内大豆产业已然沦陷。

新批转基因进口安全证书

——访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彭于发

在美国夏威夷的Kauai岛上,12400 英亩土地被卖给或者出租给先锋、孟山都、陶氏和巴斯夫等企业,作为转基因作物的开放试验田。当地人对此表示不满。

如抗除草剂大豆CV127,是2010年3月向农业部提交申请,组织开展了真实性、食用安全、环境安全的相关验证试验。2012年3月在完成上述试验后,递交了安全证书申请,经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评审,农业部于2013年6月13日批准发放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抗虫大豆MON87701和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也经过了相同的申请、验证、评审和批准过程。

6月13日晚,新华网新闻称,根据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评审结果,农业部批准发放了巴斯夫农化有限公司申请的抗除草剂大豆CV127、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申请的抗虫大豆MON87701和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三个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但并未明确指出是给予哪个国家。

彭于发:我国对这三个转基因大豆新品种的安全评审是非常慎重的,是严格按照我国法律法规进行的,从最初递交申请到获得进口用作加工原料安全证书,历时三年左右的时间,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我国的审慎态度。

2012年,有8个发达国家和20个发展中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比2011年减少1个。其中种植面积排在前5位的国家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印度。中国种植面积约400万公顷,居世界第6位,其中绝大部分是转基因抗虫棉。

根据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输出国家或者地区已经允许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是在我国申请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前提条件之一。农业部近日批准的三个大豆品种除输出国已批准相同用途外,也在多个国家获得批准,如抗除草剂大豆CV127已在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墨西哥、哥伦比亚、俄罗斯、南非、巴西、阿根廷等国家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抗虫大豆MON87701已在美国、加拿大、日本、欧盟、墨西哥等国家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已在欧盟、韩国、墨西哥、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等国家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

其中,孟山都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即为孟山都Intacta RR2 Pro,有助于对抗蛾属Helicoverpa昆虫的爆发。

彭于发:我国除本次批准的抗除草剂大豆CV127、抗虫大豆MON87701、抗虫耐除草剂大豆MON87701×MON89788三个转基因大豆外,还陆续批准了抗农达大豆GTS40-3-2、抗除草剂大豆A2704-12、抗除草剂大豆MON89788、抗除草剂大豆356043、品质改良大豆305423等五个转基因品种进口用作加工原料。

6月10日,路透社报道称,巴西农业部表示中国批准了该国三种转基因大豆进口,分别是孟山都Intacta RR2,巴斯夫CV127和拜耳出品的Liberty Link。

我国进口大豆从1995年开始,当年进口29万吨,1996年进口111万吨,基本为非转基因大豆。美国从1996年开始批准种植转基因大豆,我国转基因大豆进口始于1997年,当年进口大豆288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237万吨,大部分是转基因大豆,其余从巴西进口。2003年突破了千万吨大关,达到1100万吨。由于市场需求旺盛,国内大豆又不能满足需要,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进口大豆分别为4255万吨、5480万吨、5183万吨、5838万吨。

截至目前,农业部已经公开的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共有82个。

根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的年度报告,2012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约1.7亿公顷,比2011年增长6%。按照种植面积统计,全球约81%的大豆、35%的玉米、30%的油菜和81%的棉花是转基因产品。

6月13日晚上8点56分,一条新闻出现在新华网上:中国农业部批准发放三个转基因大豆进口安全证书。此前几天,巴西农业部和阿根廷农业部分别对媒体表示他们获批了向中国出口三种转基因大豆,阿根廷还获批向中国出口一种转基因玉米。

一个Moms Across America 组织号召美国妈妈们在今年7月4日美国国庆日游行,争取所有含有转基因的食品都要标示出来。而在欧洲一些国家,公众要求由转基因饲料养殖的农畜产品也要标示。

而中国,尽管是产粮大国,但由于人民改善的生活水平导致的对肉食的巨大需求,不得不大量进口玉米。由于转基因大豆的高出油率和低廉价格,更受中国油脂加工厂的青睐。尽管农业部要求用转基因原料加工的油脂和食品必须有所标示,但是在农贸市场中很难执行。

若将农业部新批准的转基因安全证书计算在内,孟山都已经获得了24个中国农业部批准的进口转基因安全证书,涵盖从大豆到玉米、油菜、棉花准许进口转基因作物的领域。孟山都研发的转基因种子包括苜蓿、油菜、玉米、棉花、高粱、大豆、小麦、甜菜。但是,孟山都也因为转基因种子一直遭受诟病。

这次出口是在中阿两国去年2月签署的转基因作物贸易协议下进行的。此前在这一协议下曾有少量的转基因玉米出口到中国,作为一次试行的交易。

在世界范围内,包括孟山都、拜耳、杜邦先锋、巴斯夫等几大转基因种子商正在逐步推动“转基因”化。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大豆缘何失守,农业部称转基因技术被妖魔

关键词: www.4118.com

上一篇:缺乏公开试验再引质疑,缺乏公开再度引质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