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18.com > 农业 > 益海嘉里的水稻新型产业发展模式全面披露,龙

原标题:益海嘉里的水稻新型产业发展模式全面披露,龙

浏览次数:179 时间:2019-11-13

近期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报送“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该招股说明书对益海嘉里行业首创并引起重大反响的水稻“吃干榨净”模式进行了全面披露。据此,国科农研院整理如下。

日前,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发行股数不超过5.42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此次发行全部为新股,公司原有股东不公开发售股份。

访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波 陈波,现任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全面主持益海嘉里集团小包装油、米面、杂粮、食品等消费品业务工作和分支机构的管理...

两亿吨水稻副产品米糠用来榨油,相当于节约一亿多亩大豆种植耕地——

一、益海嘉里的基本情况

图片 1

访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波
陈波,现任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全面主持益海嘉里集团小包装油、米面、杂粮、食品等消费品业务工作和分支机构的管理工作,从1995年至今,为益海嘉里集团效力20余年。

多年来制约我国稻米油发展的原因之一是米糠易酸败变质难保存,如今这一问题被突破——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开创了分散保鲜、集中制取、集中精炼的全新稻米油生产模式。

益海嘉里的注册资本为487,943.2382万元人民币,是由益海投资有限公司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之一,主营业务是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对于募集资金用途,金龙鱼方面在招股书中表示,将用于厨房食品综合、厨房食品食用油、厨房食品面粉等多个类别项目的投资建设,预计募集资金总额约138.7亿元。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中国小包装油市场竞争已越来越激烈,根据尼尔森的统计,前五大品牌的市场份额已经接近80%。其中益海嘉里非转基因食用油突破15亿瓶,旗下食用油系列产品市场占有率高达40%。虽然2014年食用油行业整体利润有保障,但是一些油企的市场份额正在被瓜分,越来越多的新品牌在进入这个低门槛的行业,希望分得一杯羹。

稻米油以其均衡的营养比例,拥有“稻谷黄金”美誉,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健康食用油。在稻米生产大国日本,米糠的利用率近100%。稻米油成为日本中小学生营养午餐的指定用油。我国上世纪80年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以推广米糠和玉米胚芽榨油为代表的增产油脂工作,成效显着。但之后因多种原因没能持续,致使我国目前米糠利用率不到20%。大部分米糠作为饲料使用,甚至作为废料抛弃。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6年度,我国食用油自给率仅为32.3%。

从东北佳木斯、西北昌吉,到西南昆明、华南广州,益海嘉里在全国设立有一百余家附属经营机构。截至2019年3月31日,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间接持有益海嘉里99.99%的股权。本次股份公开发行股份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10.00%。

具体而言,此次金龙鱼创业板IPO募集资金将用于19个投资项目的建设,建设项目地点包括兰州、太原、温州、合肥、茂名、青岛、昆明、潮州、重庆、霸州、东莞、齐齐哈尔从南到北等多个省份地区,全国化布局态势明显。

“在超级大城市、直辖市,食用油行业的竞争已经趋于白热化,盈利非常困难。”日前,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透露。

专家认为,作为稻谷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我国米糠副产品营养价值和资源效益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如果全国年产2亿吨水稻副产品米糠全部用来榨油,相当于约1300万吨大豆出油,等于为国家节约了1.1亿亩大豆种植耕地,将大大提高中国食用油自给率。而且,发展稻米油产业,是在不与良田争地的情况下提高我国食用油自给率的有效途径之一。因此,积极发展稻米油产业是食用油加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之举。

益海嘉里的厨房食品业务种类丰富,主要包括小包装食用油、大米、面粉、挂面、调味品,以及专用油脂、动物油脂、食品辅料、面粉等食品工业产品。知名品牌众多,包括金龙鱼、胡姬花、阳光、鲤鱼牌、欧丽薇兰、KING’S等品牌食用油系列,乳玉皇妃、鸭田珍谷、金龙鱼、香纳兰等小包装大米系列,香满园、金龙鱼等小包装面粉系列等。

同时,金龙鱼此番众多投资项目建设涵盖了油料、面粉、大米、大豆、小麦、水稻综合加工、油脂精炼、食用油罐装、花生油、芝麻油、菜油压榨、花生制品、芝麻制品、玉米深加工等全方位厨房食品食材的加工及制取,几乎包括了厨房粮油副食领域的全部项目。

面对一个充分竞争又微利的行业,益海嘉里如何凸显自己的竞争优势?在实行多品牌战略的同时,益海嘉里如何规避子品牌之间的内耗?未来针对米面油市场有着怎样的盈利结构?循环经济模式又利弊几何?针对这一系列问题,记者日前专访了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波。

目前,制约我国稻米油发展的原因主要有3个方面:一是我国稻米加工企业小型分散,米糠集中难;二是米糠易酸败变质,保存技术等问题不易解决;三是支持稻米油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力度不够。

益海嘉里的饲料原料产品种类丰富,包括豆粕、菜粕、花生粕、大豆浓缩蛋白等蛋白类产品,棕榈粕、椰子粕、豆皮、米糠、麸皮等纤维类产品,饲料用油、脂肪粉、脂肪酸钙等能量类产品,满足各类养殖企业不同阶段的需求。

对于此次募资在全国范围内增加投资项目的建设的合理性,金龙鱼方面表示,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一系列法律法规,对食品的生产、加工、流通等各环节进行规范。上述相关法律法规的陆续出台有效保护了消费者以及厨房食品企业的利益,进一步规范了厨房食品行业市场,保障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自己品牌进行竞争好过跟其他品牌竞争
《中国经营报》:目前,小包装油前5大品牌基本占据了市场80%的份额,在终端市场上,食用油品牌有一千七百多个,这意味着你们既要面对大品牌的竞争,又要面对无数细分市场和区域市场小品牌的竞争。你们的竞争力主要在哪些方面?

当前,技术瓶颈已经突破。据介绍,益海嘉里公司开创的全新稻米油生产模式,运用了6小时膨化保鲜、低温萃取,以及国际上先进的绿色酶法脱胶等一系列先进生产工艺技术,使天然谷维素、维生素及甾醇等谷物活性营养物质得以最大程度保留。

益海嘉里的油脂科技产品主要以棕榈油、棕榈仁油、椰子油等油脂为原料进行生产加工,产品包括脂肪酸、皂粒、甘油等油脂基础化学品,造纸化学品、高分子材料、表面活性剂等油脂衍生化学品,维生素E、植物甾醇等营养品,以及家居及个人护理产品等日化用品等。

“公司本次实施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均围绕主营业务厨房食品开展,包括食用油、大米、面粉、调味品等领域,项目类型可分为厨房食品综合项目、食用油项目、面粉项目及其他项目,皆为公司主营业务厨房食品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符合行业政策,因而在政策保障方面具备可行性,”金龙鱼方面称,同时,厨房食品市场需求空间较大,且公司实力行业领先,推动厨房食品小包装化、品牌化发展,项目具有较强可行性。

陈波:益海嘉里是一个多品牌的企业,就金龙鱼品牌而言,市场占有率应该在30%左右,如果聚焦在益海嘉里食用油系列产品的话,市场占有率应该在40%左右。

米糠制油是益海嘉里水稻循环经济的重要环节。从2006年进入水稻加工领域起,益海嘉里就着手研发水稻综合利用新模式,10年来累计投入已达到数十亿元,逐步构建了“订单种植—精深加工—产品名牌化—副产品综合利用—高科技产品研发”的新型循环产业模式。通过订单基地保证了水稻品种的纯正和金龙鱼大米的质量;同时自主研发米糠保鲜技术,从米糠油副产品和米糠粕中提取的脂肪酸、米糠蜡、米糠脂、谷维素、阿魏酸等多种高附加值产品广泛应用于食品专用油脂、油脂化工、化妆品等行业;同时还实现了稻壳燃烧发电,稻壳灰制取活性炭和白炭黑。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3月,益海嘉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34.94亿元、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和403.5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8.54亿元、52.84亿元、55.17亿元和8.31亿元。

对于此次募资建设的作用,金龙鱼方面则表示,募投项目的投产将有效提升公司厨房食品的生产规模,优化生产工艺,进一步显现规模效益和技术优势,巩固市场领先地位,增强产品市场竞争力,从而有利于公司在本行业领域进一步做大做强,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市场。

我们对于金龙鱼的定位是第一梯队、全国性的核心品牌,在该品牌的下面,涵盖了几乎所有的油品。但实际上,益海嘉里的品牌架构中不止有金龙鱼,我们的品牌主要分为三个梯队,架构是立体的,价格上呈现出高中低的金字塔结构,这可以确保我们无论与区域性的竞争对手还是全国性的竞争对手进行竞争时,都有相对应的竞争产品。

益海嘉里水稻循环经济模式真正实现了从传统粗放型大米加工模式向精深加工、副产品高效节能利用的“吃干榨净”式加工模式的转变,提高农民种稻收入的同时,也提升了稻米产品的附加价值,实现了订单农业、农产品精深加工、品牌产品销售及服务于一体的三产融合。如今,益海嘉里水稻循环经济模式中米糠利用率已经达到60%至70%,大大高于全行业米糠利用率的平均比例。

益海嘉里实施市场化的激励机制。总裁2018年薪为1399万元,副总裁最高为984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益海嘉里是国内最大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之一,主营业务是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产业链下游为商业零售业、餐饮服务业、食品加工业、饲料业以及化工业。

《中国经营报》:益海嘉里实行多品牌战略,如何在多品牌战略下进行清晰的品牌定位和区隔,而不至于因为品牌太多浪费资源?

2017年4月,益海嘉里旗下益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被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式批准为“国家水稻加工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单位,这是全国水稻加工行业唯一一家试点企业,标志着这一全球领先的水稻循环经济模式已经纳入国家绿色发展规划。“将之完善和推广将有利于我国稻谷加工及稻米油产业可持续发展。”中国粮油学会理事长张桂凤说。

二、中国大米行业概况

近年来,中国农产品和食品加工行业持续增长,为了巩固竞争优势,金龙鱼专注于厨房食品领域,致力于通过合理布局高标准的综合性生产基地,持续研发创新,以具有竞争力的生产、销售和物流成本,向客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更优质的产品组合。

陈波:对品牌定位我们有三个维度,第一是销售区域上的区隔。我们一线、二线品牌大多是全国性的品牌,全国市场都会销售,三线品牌绝大多数是区域性的品牌,只在区域市场销售;第二是价格上的区隔,一线品牌价格最高,二线中间,三线最低;第三是从产品定位上进行区隔,我们有综合性品牌、专业性品牌,有高端的品牌,也有中低端的品牌。

国家粮食局制定的《粮油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提出,要“积极发展米糠油”,到2020年将“米糠等副产品利用率达到50%以上”,培育一批粮油加工产业融合领军企业。现阶段,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将成为加快我国稻米油三产融合发展的助推剂。

我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同时也是大米第一产量大国和第一消费大国,2018年,我国大米的产量和消费量分别达到1.48亿吨和1.44亿吨。2013年以前,我国大米的生产量和消费量持续增长,2008年至2013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达1.19%和1.92%。随着我国传统农业结构的变化调整,畜牧业快速发展,奶业、水产业也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消费者对于大米等“主食”需求有下降,从2013年开始,我国大米消费量略有下降。

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金龙鱼分别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334.94亿元、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8.54亿元、52.84亿元、55.17亿元。2019年一季度,金龙鱼实现营业收入约403.51亿元,净利润约8.31亿元。

所以,实际上我们的品牌定位是相对错开的,虽然在实际操作中,品牌之间难以避免出现竞争。比如说二三线品牌的豆油跟一线的金龙鱼豆油,虽然价格有差异,但也存在一定的竞争,但我们认为这种竞争是很正常的,因为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看,即使我们的品牌之间不会形成竞争,市场上也会有类似的品牌跟我们进行竞争,问题在于你是跟自己的品牌竞争还是跟别人的品牌竞争。我们认为,在自己的品牌之间进行竞争好过跟其他品牌竞争。

我国是水稻种植大国,由于大米加工行业进入壁垒较低,我国大米加工企业数量较多。近几年,我国大米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数量不断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17年全国大米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约3,400家,较2012年增长约700家。

图片 2

《中国经营报》:有人分析过,北上广市场竞争最为激烈,广告投入最大,几乎所有的食用油品牌都没有什么利润或微利,这是公开的秘密吗?而许多公司一般不会要求在当地盈利,而把这三地市场作为品牌的制高点,渠道则向二三线城市延伸。事实是这样吗?

我国大米消费结构主要由食物消费、饲料、工业用粮组成,其中以食物消费为主,占比约40%,而食物消费中主要以散装米为主,包装米占比较低。近几年,随着消费升级以及消费者食品安全意识的提升,包装米占比逐渐提升。

在营收连年稳定增长的同时,金龙鱼2017年净利润相较于2016年,增幅在500%以上,而2018年净利增速则大幅放缓,增幅仅为4%左右。

陈波:事实确实如此,其实不止我们食用油行业,大部分快消品都面临这样的市场态势,只是程度轻重不同。在超级大城市、直辖市,竞争是白热化的,盈利非常困难,但到了城市周边或者二三线城市,虽然销量会有所减少,但利润空间会稍微大一点,这样可以获得一个利润平衡。

三、益海嘉里“吃干榨净”模式详解

据悉,金龙鱼销售模式主要分为经销模式及直销模式,经销收入约占各期总收入的30%。

目前益海嘉里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也是极其微利的状态,基本上没有多少钱赚,主要是做品牌,毕竟我们也不能绕开这样的大市场,必须去面对这样的竞争。

益海嘉里坚持科技引领产业可持续发展,创新性地研发出“水稻循环经济”新型产业发展模式,通过“吃干榨净”式精深加工,使水稻的资源价值得以充分利用开发,从而实现水稻产业的转型升级,使产业领域更宽、附加值更高、产业链条更长。

其中,金龙鱼厨房食品的主要直销客户包括沃尔玛、大润发、华润、家乐福等大型商超,真臻鲜、乡村基、真功夫等大型连锁餐饮企业,美菜、快驴进货等生鲜电商平台,好利来等大型烘焙连锁企业,百胜、麦当劳、康师傅、亿滋、桃李面包、旺旺、雀巢等大型食品工业企业;

为了继续挖掘市场的潜力,我们目前也在做渠道的深耕,进一步将销售渠道下沉,称之为粮油下乡。因为我们发现,目前小包装油比较普遍的接受还是在地级市以上或者说三线城市以上,更下一级的县一级甚至乡镇一级,对于小包装油的接受程度还比较差,大量散装油充斥着市场,我们认为这些地区在食用油的问题上跟一二线城市相比是不应该有差别的,甚至包括价格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近十几年来,中国经济的通胀基本没有反映到食用油市场上来,所以小包装油价格的接受度在县一级、乡镇一级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这是我们选择继续深耕传统渠道的原因。

2006年,益海嘉里在佳木斯创建首个“水稻循环经济模式”实验基地,探索“精深加工、变废为宝”的全新产业模式。2010年,“大米产业链创新技术”荣获中国粮油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2011年水稻年加工量突破100万吨。2017年,益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被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为“水稻加工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单位。

而金龙鱼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主要直销客户则包括温氏、新希望、双胞胎、正大、正邦等饲料生产企业,宝洁、索尔维、立白、纳爱斯、蓝月亮等大型日化、快速消费品、化学品企业,以及大型贸易商。

《中国经营报》:目前,网络销售成了一个很主流的渠道,但金龙鱼的重心似乎还是在线下?金龙鱼对线上销售渠道是什么态度?

在水稻循环经济模式下,益海嘉里构建了“订单种植—精深加工—产品品牌化—副产品综合利用—高科技产品研发”的新型循环经济产业模式。基于优质原料,公司加工生产优质品牌大米,从而提高产品溢价能力;同时,将加工的主要副产品稻壳用来发电,并从稻壳灰中提取白炭黑、活性炭等高附加值产品;副产品米糠被用来榨取高营养价值的米糠油,米糠、米糠粕可进一步深加工为多种食品、保健品的原辅料。

根据尼尔森数据,2016年至2018年,金龙鱼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市场份额分别为40.1%、39.5%、39.8%,均领先于竞争对手,在中国小包装食用植物油行业占据领先的市场份额;

陈波:益海嘉里对于电商真正比较系统规划是在这一两年时间,我们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和人员来发展电商领域,而之前是顺其自然发展的一种状态。就粮油这个传统行业来讲,我们认为目前电商的普及程度还是比较低,这跟行业特点有关系。

四、益海嘉里在我国包装米的市场份额

而金龙鱼2016年至2018年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占有率则分别为16.1%、16.4%、17.9%,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6.9%、29.1%、26.5%,在包装米、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市场占有率均处于第一,稳坐我国粮油副食行业龙头位置。

粮油行业是低价值、高重量的产品,毛利润很低,而且油品是液体,物流成本很高,这就导致行业的低毛利无法支撑很高的物流成本,限制了电商发展。在电商渠道做其他产品可以,比如一台售价3000元的手机毛利可能有两三百,物流成本可能5元就够了,但粮油行业不行,我们一桶油售价五六十元,物流费用可能就要5到10元,但是我们的毛利可能只有五元,粮油行业的电商价值链很难建立起来,所以除了中高端的粮油产品,中低端的产品通过电商销售都是亏损的,电商是亏损的,厂商也是亏损的。

根据尼尔森数据,按销售量统计,公司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占有率第一。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公司包装米现代渠道销售份额分别为16.1%、16.4%及17.9%,均领先于竞争对手。

对此,金龙鱼方面表示,近三年公司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公司在饲料原料、油脂科技行业市场占有率排名靠前。此外,公司积极开发新产品,目前在挂面、调味品、日化用品等细分产品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我们目前在线上渠道的规划主要也是做中高端产品,整个粮油行业都是如此,在电商渠道做中低端产品的少之又少,都没有动力做。除非未来我们电商的物流非常发达,物流成本可以大幅减低,这样才有可能支撑起粮油行业的电商发展。

根据尼尔森数据,近三年益海嘉里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份额均排名第一。公司在饲料原料、油脂科技行业市场占有率排名靠前。此外,益海嘉里积极开发新产品,目前在挂面、调味品、日化用品等细分产品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作为金龙鱼系列的龙头产品,金龙鱼食用调和油(现已更名为“食用植物调和油”)宣称其拥有脂肪酸均衡的“1:1:1黄金比例”,即8种植物油按科学脂肪酸配比调和而成,“平衡营养更健康”。

产业链形成协同效应
《中国经营报》:2006年益海嘉里全面进军以水稻加工为主,大豆、玉米、杂粮等粮食贸易加工为辅的食品行业,甚至皂粒、甘油等油脂化工产品。这和益海嘉里刚进入内地时的产业规划有了很大变化。为什么要形成这样的一种盈利结构?

益海嘉里表示,未来将继续推广“循环经济”的理念,将“吃干榨净”的精深加工模式运用到水稻、国产大豆、玉米、小麦以外的更多的农产品加工过程中,提高产品附加值。

2019年1月,《中国经营报》发布深度报道披露,金龙鱼食用调和油其实有两个版本,它们名称、包装相似,只不过一款有“非转基因”标识,另一款没有。二者的配方大相径庭,却用着一样的宣传语。

陈波:油脂在粮油行业是很重要的板块,但还不是最主要的板块,毕竟油只是一个炒菜的辅料,主粮还是大米、面粉还有杂粮挂面,所以主粮的市场会更大。2005年以前,主粮的包装化、品牌化程度与小包装油相比程度还非常低,当时小包装油已经占据整个油脂行业30%多份额,但是诸如面粉、大米等小包装粮,在粮食市场上只有5%左右的份额,市场上95%都是散装的。我们判断,未来主粮也会走向包装化、品牌化的阶段,这是益海嘉里进入主粮产品的加工行业发展的基本判断。

根据益海嘉里披露内容,其主要风险点摘要如下:

图片 3

我们认为,整个大粮油行业,油、面粉、大米的需求市场规模比例应该是1:3:6这样的水准,如果我们能把油品做到目前的销售规模,如金龙鱼大米、香满园面粉同类产品销量第一的规模,未来主粮也一定有很好的市场空间,市场规模会更大。而且很重要的是,2006年,当我们刚开始进入主粮加工行业时,市场上还没有形成全国性的品牌,都是区域性的品牌在混战,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有机会在这个行业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品牌。

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3月,产品原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分别为88.82%、88.99%、89.08%和88.77%,原材料成本占比较高。原材料采购价格以国内和国际商品市场的价格为基础,其中大豆、小麦、水稻等农产品的价格受到气候、自然灾害、全球供需、政策调控、关税、国内外市场状况和贸易摩擦等多种因素影响而产生波动。在公司不能有效采取拓展新的原材料采购地、加强供应链管理降低产品综合成本等措施的情况下,原材料价格如果出现大幅波动,可能对公司的盈利水平产生较大的影响。公司根据自身订单情况确定较为合理的原材料采购数量和采购时间,并利用国内外衍生品交易市场对原材料采购采用套期保值的经营策略,尽可能减小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公司利润的影响。但如果公司主要原材料供求情况发生变化或者价格产生异常波动,而公司产品价格不能及时做出调整,将直接影响公司产品的毛利率水平和盈利能力。

然而,金龙鱼食用植物调和油的配料表显示,转基因原料高达70%,其中49%为转基因大豆油,21%为转基因菜籽油。

做这些是产业链的延伸,我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粮油不分家,从渠道到消费群体,这两个产品都有很多共性存在,可以形成协同效应。

库存风险:存货主要为原材料和库存商品,考虑到春节消费旺季备货的影响,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3月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83.04亿元、339.94亿元、370.88亿元和293.24亿元,存货余额较大。公司保持一定的库存量能够保证生产经营的稳定性,但如果原材料、库存商品的行情出现大幅下滑或者公司产品销售不畅,而公司未能及时有效应对并做出相应调整,公司将面临存货跌价的风险。

图片 4

《中国经营报》:益海嘉里近年来又提出了循环经济。这似乎是产业链经济的又一种延伸。这种模式的战略性何在?

政府干预价格的风险:目前,农业主管部门对水稻、小麦等主要农产品规定最低采购价格。如主管部门对公司产品销售价格进行限制或对原材料提出较高的最低采购指导价,将导致发行人短期内无法有效传导原材料等价格上涨的成本压力,进而影响发行人的盈利水平。

对此,金龙鱼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不论是转基因原料还是非转基因原料生产的食用油,只要是国家批准使用的原料,都是安全的,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

陈波:循环经济目前我们做得比较成熟的是大米产业链。这也是我们的优势。中国是世界的大米主产国,市场上也存在成千上万家米厂,但我们的米厂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可能投资500万元、1000万元就可以做成了,但我们的米厂要投入两三个亿甚至五个亿才能做起来。

行业政策变化风险:由于国内大豆、菜籽等油料作物产量无法满足行业需求,因此进口转基因大豆、菜籽被较多地应用于压榨行业,公司也使用了部分进口转基因大豆、菜籽进行压榨。我国对转基因食品实行安全评价管理制度,经国家农业部安全评价的食品不存在安全问题,但转基因食品依然受消费者较多关注。中共中央、国务院2015年2月1日印发的《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研究、安全管理、科学普及”,有利于促进全社会对转基因食品的接受和认可。但未来国家在转基因食品的政策导向如果发生变化,且公司未能及时调整经营策略,公司产品销售和原材料采购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进而影响公司的盈利水平。

“调和油看起来比单一油的品种更多,但不能说调和油一定比单一油的营养价值更高”。有着21年从业经历的春雨公众营养专家郝艳春表示,调和油如果配比得当,的确可以满足三种脂肪酸的摄入,但这样做的成本极其高昂,市面上打着调和油旗号的大多是廉价油的混合,里面的比例不一定能达到企业所宣传的饱和脂肪酸、单不饱和脂肪酸、多不饱和脂肪酸比例为1:1:1。

为什么投资额这么大?因为益海嘉里的米厂不仅是米厂,还包括发电厂和油厂。在这个全产业链里,我们的原料可以得到充分的利用:一粒稻谷,经过剥壳处理,稻壳被输送到电厂转化成热能实现火力发电,燃烧后的稻壳变成了稻壳灰,稻壳灰经高科技研发变成白碳黑和天然助滤剂活性炭;米糠提炼加工成优质的稻米油,榨油后形成的米糠粕,还可以继续深加工和提炼出卵磷脂、肌醇、甾醇、谷维素等高附加值的产品,脱壳后的大米则成为品牌米。通过我们的产业链,一粒稻谷可以做到“吃干榨尽”的效果,实现充分利用。

此外,我国作为食用植物油的消费大国,食用植物油生产所需大豆、菜籽等农作物的国内产量无法满足全部需求,原料进口依存度较高。出于国家安全战略考虑,我国在产业政策层面对油料作物的种植及油脂的加工、流通、储备、进出口等各个环节采取多种措施,促进食用植物油产业健康发展,保障我国食用植物油供给安全。相关政策的落实对公司的经营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但依然存在未来行业政策变化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发展和业绩增长造成不利影响的风险。

如若此番金龙鱼IPO成功过会在创业板登陆,那么募集资金将使金龙鱼进一步完善全国产业布局,提高以厨房食品为主的产品产能,壮大全国产业规模。

中国目前每年生产的稻谷在两亿吨左右,产生的稻米油可以达到200万吨,如果换算成大豆,需要增加1.1亿亩左右的种植土地。如果全国的稻壳灰都用作燃料,相当于2500万吨煤炭的热量,等于几个大型煤炭一年的开采量,不仅企业受益,农民、社会也受益。

下游需求波动风险: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升,消费者健康意识不断提高,新的消费趋势和消费理念也随着消费者年龄结构和层次演变而不断产生,同时广受关注的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均可能对公司各类厨房食品的市场需求产生影响。公司若未能及时洞察消费趋势及下游需求的变化、优化产品结构以满足新一代消费者需求,公司产品销售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同时,公司从事动物饲料原料的生产及销售业务,猪瘟等可能造成牲畜死亡或对牲畜养殖造成负面影响的疫病爆发,会导致对公司生产的豆粕、菜粕等饲料原料的需求下降,从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盈利水平带来负面影响。

而此番IPO也并非益海嘉里金龙鱼的首次上市计划。根据招股说明书,截止2019年3月31日,益海嘉里大股东Bathos Company Limited持有其99.99%股权,而有外资背景的丰益国际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等三家投资控股型公司间接持有Bathos100%的股权。

但这种模式目前还很难推广,因为前期投资非常大,投资门槛高,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益海嘉里这几年在国内一直坚持做整个产业链,做循环经济,一旦这条路走通,整个产业价值链打通,我们会在中国市场走得更远。目前,我们在佳木斯的工厂已经投入了六七亿元,在国内其他地区的米厂有一半以上都已经实现了循环经济模式,正因为前期投入大,所以目前我们的主粮加工还很难赚钱。

换言之,丰益国际间接持有益海嘉里金龙鱼99.99%股权,如若此次5.42亿新股发行成功,则金龙鱼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将降至89.99%。

《中国经营报》:转基因是个争议话题。你怎么看粮油行业的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问题?粮油行业的竞争是否会越来越集中在非转基因的概念上?

早在2009年,丰益国际就曾计划分拆中国业务的30%,益海嘉里就准备从丰益国际分拆出来,在中国香港独立上市。但由于当时香港的金融动荡,资本市场融资环境不佳,预计发行价无法支撑丰益国际预期的30~40亿美元的上市规模,上市计划不得以搁浅。

陈波:作为生物科学的核心技术,我们认为转基因技术是人类科学的重大进步,是继工业化和信息技术之后,又一重大的科技变革。

2017年5月,丰益国际董事长郭孔丰曾表示,公司正在对中国业务进行内部重组,并有可能单独上市。此后,公司便开始实施了四次同一控制下的资产重组,将其控制的中国境内与发行人主营业务相关的经营实体注入到益海嘉里中。

聚焦在小包装油行业,转基因和非转基因是个伪命题。稍微有生物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基因是存在于蛋白中的,而油是压榨的产品,所有的蛋白和油脂是分离的,油品即使是由转基因原料压榨的,转基因成分也存在于蛋白中,油品里是不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有也是微乎其微的蛋白碎片。因此,把包装油当成转基因来攻击是很明显的误伤。

在2018年12月召开的董事会上则正式同意设立股份公司,并将公司名称正式变更为“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向外界释放上市信号。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在中国农业的链条中,只有食用油行业是有厂家、有品牌,能找到攻击目标的行业,毕竟如果拿土豆、番茄是转基因这样的问题去攻击农民是豪无意义的,但在食用油行业,所有的品牌和厂家都可以成为攻击的靶子。这在国外包装油市场根本就不存在的问题在中国市场就成为了问题,这是很奇怪的现象。

2019年7月12日,证监会披露金龙鱼创业板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金龙鱼正式公开创业板上市计划。

但既然消费者有这种认知,益海嘉里对非转基因的态度是提供给消费者更多选择。

而纵观整个创业板市场,2018年营收第一位的上海钢联营收约为960.55亿元,净利润第一位的温氏股份净利约为39.57亿元,而金龙鱼2018年营收与净利均高于此,如若成功上市,则将成为创业板营收与净利双第一股。

深度
竞争手段随市场变迁而进化
陈波在金龙鱼服务20多年,赶上了一个竞争最白热化的阶段。

而对于此番金龙鱼创业板上市目的,除了募集资金进一步扩大全国产业布局外,益海嘉里集团副董事长穆彦魁也曾对外界表示,金龙鱼要在国内上市,融资并不是主要目的,而在于上市之后,金龙鱼便能顺理成章地变身成为一家地道的国内企业,彻底摆脱外资的限制。

中国内地市场的食用油品牌已经接近1700个,几乎每一个细分领域和细分市场,都不可能一家独大了。

而未来经营面对的风险,金龙鱼方面表示,由于厨房食品、饲料原料产品销售存在季节性特征,各类农产品原材料的采购亦受季节变化影响,公司于同一年度内各季度的经营业绩和现金流量存在波动的风险;

金龙鱼最初进入中国内地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的时候,中粮的福临门都不存在,中粮还只是金龙鱼的一个合作伙伴。但这种状态在快消市场毕竟是短暂的。

并且,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1-3月,金龙鱼产品原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分别为88.82%、88.99%、89.08%和88.77%,原材料成本占比较高。

而金龙鱼对于市场的预见性可能很早就体现在了他的品牌策略上。早在食用油市场培育阶段,金龙鱼就逐步构筑了一个立体的、金字塔式的品牌架构,为每一个品牌树立明确的消费群体定位和价格定位,品牌之间尽量形成互补关系,迅速抢占了市场。当消费者选择金龙鱼放弃胡姬花时,这也意味着益海嘉里把竞争置换成了自我竞争。

原材料及产品市场价格波动、行业及市场竞争加剧、人工成本上升及扩产建设进度不及预期等因素导致的不确定性增多,也将是金龙鱼未来经营中面对的主要挑战。

在快消市场,实行多品牌战略是一个很通常的做法,诸如宝洁、联合利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企业,都曾经依靠多品牌的方式在市场上占得先机。

此外,《五谷财经》注意到,2016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3月末,金龙鱼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83.04亿元、339.94亿元、370.88亿元和 293.24亿元,存货余额较大。

但当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企业需要为品牌设立安全边界。近十年来,小包装食用油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已经从原来的品牌战、价格战发展到了现在的品类战,甚至资本竞争的阶段,这就意味着多品牌已不是市场制胜的唯一法宝。多品牌虽好,但却需要以高成本为代价,任何一个新品牌的确立都会消耗大量的资源,一旦回报不及预期,就将直接减少企业盈利。

“公司保持一定的库存量能够保证生产经营的稳定性,但如果原材料、库存商品的行情出现大幅下滑或者公司产品销售不畅,而公司未能及时有效应对并做出相应调整,公司将面临存货跌价的风险。”金龙鱼方面称。

随着竞争的加剧,益海嘉里不再一味选择品牌扩张,而是主张在原有品牌下开拓新油品。对于新油品的开拓,益海嘉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因素:是否已经掌握相关产业链优势,比如稻米油,“只有掌握了稻米油和米糠油的加工技术,把没有太多价值的副产品转化为终端产品,才能达到降低成本增加收益的目的。”陈波认为。

经过多年市场的培育,小包装食用油的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利润空间、市场份额趋于稳定,在这样的背景下,益海嘉里的战略选择同样值得借鉴:做相关产业链的延伸:进入与食用油能够共享渠道和销售网络的主粮加工业,并且利用已有的知名品牌“金龙鱼”,使得主粮产品与成熟的食用油产业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节省了渠道建设和品牌建设费用。

数年发展,益海嘉里的金龙鱼等食用油产品占据了中国内地市场40%的市场份额,与其在不同的市场时期选择不同的竞争手段至关重要,尤其是需要依靠规模取胜的快消领域。

老板秘籍
1品牌架构要立体
益海嘉里的品牌架构是立体的,价格上呈现出高中低的金字塔结构,这可以确保我们无论与区域性的竞争对手还是全国性的竞争对手进行竞争时,都有相对应的竞争产品,这是金龙鱼的优势所在。因为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看,即使我们的品牌之间不会形成竞争,市场上也会有类似的品牌跟我们进行竞争,问题在于你是跟自己的品牌竞争还是跟别人的品牌竞争?我们认为,在自己的品牌之间进行竞争好过跟其他品牌竞争。

2守住北上广 深耕市县镇
益海嘉里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也是极其微利的状态,主要是做品牌,毕竟我们也不能绕开这样的大市场,必须去面对这样的竞争。为了继续挖掘市场的潜力,我们在做渠道的深耕,近十几年来,中国经济的通胀基本没有反映到食用油市场上来,所以小包装油价格的接受度在县一级、乡镇一级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这是我们选择继续深耕传统渠道的原因。

3产业链可以产生协同效应
整个大粮油行业,油、面粉、大米的需求市场规模比例应该是1:3:6这样的水准,如果我们能把油品做到目前的销售规模,未来主粮也一定有很好的市场空间,市场规模会更大。做这些产业链的延伸,我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粮油不分家,从渠道到消费群体,这两个产品都有很多共性存在,可以形成协同效应。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益海嘉里的水稻新型产业发展模式全面披露,龙

关键词: www.4118.com

上一篇:云南粮食稳居全国第14位,70年来云南粮食畜牧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