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18.com > 渔业 > 鄱阳湖禁渔难达初衷,上千个捕捞能手成为养殖

原标题:鄱阳湖禁渔难达初衷,上千个捕捞能手成为养殖

浏览次数:148 时间:2019-11-09

初冬的周末,在鄱阳县鄱阳镇管驿前村,渔民自办的渔家乐宾朋满座,游客们正大快朵颐地享用渔家菜。作为传统渔村,当地许多渔民已上岸安居,他们除了继续卖鱼,还“卖”起了生态渔村的风景。

生态保护和维持温饱成为欠发达地区最突出的“鱼和熊掌”的困局。今年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全湖禁渔的第四年。然而鄱阳湖地区也是江西社会经济发展最落后的地区之一。记者在鄱阳湖区调查发现,由于近年来渔业资源恢复缓慢,渔民缺乏必要的资金和技能培训,转业门路狭窄;一些地方渔民生活救助政策难以到位,渔民收入连年下降,甚至不足禁渔前收入的一半,大量渔民生活陷入困境。 而记者调查也发现,目前对内陆渔民的补偿政策仍是空白。专家呼吁,要结合内陆水域生态保护的特点,从保护鄱阳湖生态和构建和谐社会角度,尽快建立相应的渔民转产转业培训和生活救济机制,“不要让饿肚子的生态保护再持续下去”。为此,“退渔还湖”的生态战略也提到了专家和政府决策者的案头。全湖禁渔四年 渔民收入减半目前鄱阳湖区共有19000多艘渔船,5万多名专业渔业人口。从2002年起,鄱阳湖实行全湖禁渔制度,使渔业资源有所恢复。然而,禁渔四年后,江西省渔政部门却发现捕捞渔业的总体效益竟然下降,大量渔民生活陷入困境。江西省渔政部门今年对鄱阳湖渔民进行的抽样调查显示,全湖禁渔前,渔民收入基本稳定,专业渔民每户年均毛收入为1.75万元,成本支出占40%左右,平均每户渔民为5口人,人均年收入2100元;现在专业渔民每户年均毛收入才0.9万元,折成净收入为5400元,人均年纯收入只有1080元。鄱阳湖区渔民最集中的鄱阳县和余干县,拥有鄱阳湖全湖一半的渔船数量和专业渔民,两地渔民的贫困现象尤为突出。鄱阳县政府的调查显示,全湖禁渔前的1998年以来,湖区专业渔民一条船年毛收入在1.3万元至1.9万元,2004年对渔区部分渔民的抽样调查显示,专业渔民单船年均毛收入只有0.6万元,扣除开销,每户渔民的人均年收入不足1000元。在鄱阳县城关镇的专业渔业村管驿前村,专业渔民张洪亮反映,捕鱼收入从1998年之前的1万元下降到了现在的不足5000元,全家4口人的吃饭问题目前都解决不了,今年最困难的时候是靠稀饭拌青菜挺过来的。 余干县渔政分局局长张继明告诉记者,全湖禁渔后,渔民生活普遍比较困难,返贫的渔民比较多。余干县瑞洪镇渔业队党支部书记傅时亮介绍,整个大队平均以每家五口人计算,年纯收入不足五千元,只有过去的约一半。全队200多户专业渔民,生病在家无钱医治的就有10多户。在镇中心有时见到的一些衣裳褴褛的拣拾破烂者,大多是当地的老渔民。65岁的老渔民刘常明便靠拣垃圾补贴家用。他告诉记者,全家每年打渔收入不到五千元,要供五、六个人一年的开销,温饱都难解决。51岁的渔民罗桂仙近年来家里靠打渔收入没有存到一分钱,今年给大儿子治病的钱都是借来的,家里几十年的竹篾木板房已十分破烂,下雨时家中到处都要摆上接雨的盆盆罐罐。鱼少、挖砂、霸港将无助的渔民挤上了岸在调查中,基层渔民和渔政干部认为,导致大量渔民生活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是渔业资源有限、湖区挖砂猖獗以及救助机制不健全,把原本在水上生产的渔民挤上了岸。 近年来,鄱阳湖渔民最大的困惑就是虽然在保护生态,但资源恢复乏力,后期资源收益难以弥补禁渔期间的损失。2002年后,鄱阳湖区来水量小,湖区长时间保持低水位,渔业资源严重衰竭,各地渔民的有效捕捞期也从禁渔前的一年5个月缩短目前的两个月;严重干旱的年份,有的渔民一年的捕捞时间不足40天。与此同时,挖砂、霸港将渔民赶上了岸。据了解,从2001年开始,鄱阳湖湖区河道无序采砂活动猖獗,破坏了渔业产卵场所,大量的渔业水域被挤占、破坏。据2003-2004年鄱阳县对湖区部分采砂区域的调查,在短短5公里的黄沙港,就密集了50多艘采砂和运砂船,一些水域每平方公里密布着10艘采砂和运砂船;一些湖区霸河霸港现象突出,当地村庄强占公共水面,禁止专业渔民捕鱼,非法发包获利,渔民反映强烈。余干县瑞洪镇专业渔民傅海洋抱怨说,周边能够捕鱼的水面都被当地各村圈占了,渔民捕渔捕到哪儿,就被村民“追打”到哪儿。地方政府的生活救助机制缺失或不健全,也使少鱼甚至无鱼可捕的渔民面临更大的困境。据了解,鄱阳湖禁渔四年,一些地区的渔民生活救助政策一直难以到位。江西省渔政部门介绍,鄱阳湖渔区经济落后,渔民绝大多数在陆地上无土地,生活全指望一年的捕渔。三个月禁渔期间正是渔民捕捞生产的旺季,其生产收入约占渔民全年总收入的45%。鄱阳湖专业渔民最集中的鄱阳和余干两县,都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财力有限,至今未对渔民进行救助。据记者了解,今年以来,鄱阳县一些专业渔业村的干部群众多次到县政府集体上访,要求落实生活救助。为此,今年鄱阳、余干等县的渔政部门只好停发某些补贴,挤出部分资金,给小部分特困渔民每户补助了200-300元。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鄱阳湖区个别地方在禁渔期已对渔民进行现金或实物补贴,但资金大多来自发包湖区采砂权取得的部分收益。渔政人员认为,利用湖区采砂收费补贴渔民的做法,与通过禁渔来保护鄱阳湖渔业资源和生物多样性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据介绍,鄱阳湖区的采砂船挖砂深度可达30多米,而采砂区域湖水的透明度几乎为零,彻底破坏了湖底原生生态,严重破坏了水生生物的生存环境和鱼类赖以生存的食物链。 湖大也怕船多 “退渔还湖”势在必行 内陆水域渔民不像近海渔民,禁渔时期可从事远洋捕捞;他们在禁渔后,生活很容易陷入困境。江西省渔政管理局副局长兼鄱阳湖管理局局长钱新娥认为,“僧多粥少”是鄱阳湖渔业生产面临的严峻现实,再大的鄱阳湖也架不住渔船往里涌。因此,从长远考虑,鄱阳湖“退渔还湖”势在必行,鄱阳湖里的渔民越少,越有利于生态的恢复,也有利于渔民自身的长远发展和脱贫。渔政专家呼吁,政府应逐步扶持内陆渔民转产转业,支持渔民退出渔业捕捞业,减轻鄱阳湖渔业资源压力。为渔业资源的恢复和珍稀水生野生动物的繁衍创造良好的环境。渔政部门希望地方政府提供生产性贷款,加快渔民转行转业的专业技术培训,同时提高渔业捕捞中增值费的收取标准,抬高入湖捕捞门槛,通过双管齐下来减少渔民的数量。记者在采访中,各地渔民纷纷反映,国家出台的粮食、农机、种子等大量的惠农政策,基本上与渔民无缘,渔民成为国家惠农政策影响不到的边缘群体;一些农民技能培训也排斥渔民;虽然各地也鼓励渔民转移到水面养殖等领域,但大量渔民因没有技术和资金,不得不望而却步。因此,国家应在政策上对渔民给予适当的优惠,破解渔民由于缺乏必要的生产技能培训等扶助措施,导致转业门路狭窄的难题。但基层渔政干部认为,当前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渔民的生活困难问题,建议由农业、民政部门共同研究,制定专门的政策,一方面将未达到最低城市生活标准线的非农业户籍专业渔民纳入城市“低保”范围,另一方面由国家和省、市、县财政按比例拨出专项资金,解决渔民的禁渔补贴问题。此外,加强湖区管理投入,打击湖区无序采砂和霸占河港等不法行为也不可懈怠。鄱阳县渔政分局局长王兴干说,一次深入湖区的执法行动所需的燃料费就要三五千元,而鄱阳湖地区多是经济落后地区,大部分渔政机构管理经费极度缺乏,只有基本的人头费,甚至没有固定的专项经费,经费短缺成为制约鄱阳湖渔业资源管理的最大障碍。 来源:新华网江西频道

余干县以保护鄱阳湖生态环境为重点,合理规范安排渔民捕捞作业,鼓励渔民由捕捞改为养殖。该县瞄准市场需求,优化养殖结构,大力发展集中连片的特色渔业产业化基地,扶持市场前景看好的生态泥鳅、鳜鱼、乌鱼、黄鳝、甲鱼等特种水产养殖。建起了落脚湖万亩现代渔业健康养殖示范区,拥有标准化精养池塘12000余亩,其中核心区4000亩。去年示范区每亩产成鱼1000公斤、产值万元,每亩较改造前新增产量500公斤,年增产值4000万元,养殖户平均增收5000元以上。

核心提示:对于“渔船进出、下水捕鱼”的渔民生活,土生土长在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畔的谢木兰已经有点陌生。这名55岁的农家妇女“上岸”从事乌鱼养殖已经有十多年之久。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对于“渔船进出、下水捕鱼”的渔民生活,土生土长在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畔的谢木兰已经有点陌生。 这名55岁的农家妇女“上岸”从事乌鱼养殖已经有十多年之久。“近年来,鄱阳湖干旱频发,沿湖渔民‘靠湖吃湖’的传统生存方式必须改变。”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谢木兰告诉新华社记者。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水利厅厅长孙晓山说,鄱阳湖正常的枯水期是12月到次年1月,这十年来,枯水期提前了将近一个月,水位也比正常低,对整个湖的生态造成了影响。 他介绍,江西有五条江河流向鄱阳湖,鄱阳湖有一个湖口通向长江。一方面,近年来鄱阳湖区域降雨量相对较少,同时,受到长江上游水利设施蓄水影响,鄱阳湖水量相比以往会变小。此外,长江流域环境破坏等原因也造成了鄱阳湖水量变化。 持续偏低的水位给湖区的自然和社会生态带来了显着变化。目前,鄱阳湖湿地植被生态系统退化,底栖动物和本土鱼类资源急剧减少,白鹤等越冬候鸟的生存也面临威胁。 鄱阳湖丰水年份面积最大可达4000平方公里以上,而今严重“瘦身”。今年年初的枯水时节,一些湖区已经褪变为草洲滩涂,周边渔民无鱼可打,大量渔船在湖滩上搁置,部分地区出现用水困难。 在这一背景下,身为余干县瑞洪镇镇郊村党支部书记的谢木兰带领乡亲们发展水产养殖,被称为村民致富的“领头人”。在她的带动下,近年来,全村养殖业迅速发展,成为鄱阳湖畔最大的特种水产养殖基地,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但是,像不少民营和个体经济体一样,鄱阳湖畔的水产养殖户要想进一步发展,也面临贷款困难等问题。“对于一些小型养鱼户来说,哪怕贷到三五万元,都能解决很大的问题。”谢木兰告诉记者,她所在村共有水产养殖户300多户,目前只有70来户贷到了款,作为“领头人”的她,虽然养殖面积有200多亩,在村里算比较大的,也只贷到3万元小额贷款。 “让专业渔民洗脚上岸,由捕捞向养殖转型,还需要补贴、贷款等多方面的支持。”谢木兰说。 谢木兰说,她注意到,年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要引导和促进劳动密集型企业、中小企业、民营经济、各种服务业加快发展,积极鼓励和支持劳动者自主创业。这让她相信,在新的一年,会有更多的扶持政策出台。 谢木兰说,在两会上,她也要提出这方面的建议。

由于近年来渔业资源减少,鄱阳湖滨湖地区不少渔民“洗脚上岸”。可喜的是,在传统渔村建设中,各地利用丰富的渔风渔俗资源,把建设秀美乡村和发展生态旅游结合起来,使渔村面貌焕然一新。

余干县水产局积极帮助渔民“洗脚上岸”,将传统捕捞改为现代养殖,以送科技进村入户为平台,以乌鱼、黄鳝、鳜鱼、草鱼、泥鳅为主导品种,重点搞好池塘高效健康养殖技术、网箱健康养鳝实用技术、草鱼健康养殖技术、水质调控技术、配合饲料养殖技术和鱼病防控技术六项技术推广。2012年共开展技术推广普及培训15次,培训渔民1300余人,辐射带动周边县乡5000余户水产养殖。如今,余干县滨湖区已有瑞洪乌鱼、康山鳜颡、大湖螃蟹等一批大规模的特色水产养殖基地。张四宗是余干县瑞洪镇渔业大队的渔民,今年66岁,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在鄱阳湖里捕鱼。2008年,张四宗投资了200多万元,在瑞洪乌鱼基地承包了100多亩精养鱼池,每年对外销乌鱼数十万公斤,每年纯收入达四五十万元。从最初的捕鱼到规模化养殖,张四宗只是余干县鄱阳湖畔众多渔民的一个缩影。如今,在余干县,由捕捞能手转变为养殖专家的有1000人。而这一切,则要归功于余干县快速发展鄱阳湖区域生态经济。

文化助力旅游

为确保渔民放心“上岸”,余干县大打民生牌,投入大量资金,制定相关政策,科学规划渔民新村,做到宜居与环保相结合,让渔民住有宜居;大力发展公共服务基础设施,规划交通道路、建设水利设施、改造排灌管网、兴建活动场所;兴办社区医疗服务站,促进农村合作医疗卫生保险,让渔民小病不出门,大病少花钱。

11月24日至26日,鄱阳县在老街举办了张王庙庙会。连续3天的传统非遗展示、千人长街宴、传统灯会等活动,生动还原了旧时鄱阳湖庙市场景,吸引了众多游客。

主办方介绍,张王庙会被列为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地利用此契机,通过庙会文化,展示历史文化和旅游资源,打响鄱阳渔猎文化品牌。

现在又到了鱼干晒制的季节。在鄱阳县双港镇明启村,湖边的晒场上到处都是摆得整整齐齐的鱼虾,吸引摄影爱好者前来拍摄。

除了鄱阳,湖区的余干县也盯上了渔猎文化牌。每年春节前夕,周边渔民备三牲、祭湖神、授渔旗,云集于余干县康山乡、瑞洪镇等地集中捕鱼,名曰“开湖”。

余干县文化馆负责人介绍,该县去年起恢复举办了“中国鄱阳湖开湖民俗文化旅游节”。活动当天,举行了头鱼拍卖、鸬鹚捕鱼表演、渔市交易、旅游商品展等活动,展示了忠臣庙及水神祭祀文化,让游客充分领略余干渔俗的魅力。

打造旅游新村

环境变美了,游客变多了,许多过去破败的村庄变成了现在的旅游新村。

据介绍,从2008年开始,鄱阳县在环湖2公里范围内推进生态渔村建设。目前,该县已投入10多亿元,成功创建350个生态渔村。

余干瑞洪镇围绕鄱阳湖地域文化、人文传统、农家生活、美食餐饮等特色,秉承“保护性开发”理念,开拓旅游市场。该镇接待周末旅客近10万人,旅游收入超百万。渔民也纷纷抢抓机遇,争相“洗脚上岸”,在生态效益的带动下,人均纯收入近5000元。

在都昌县芗溪乡井头村,近200户渔民近年来陆续上岸,开展特种鱼类养殖,养殖面积达8万平方米,成为鄱阳湖区最大的网箱基地。游客们在此可以饱览湖光山色,品农家菜吃野生鱼。

在湖区各地的生态渔村,八方游客纷至沓来,既让湿地好风景“卖”出了好价钱,也让不少渔民吃上了香喷喷的“旅游饭”。

据介绍,通过生态渔村的大力实施,鄱阳湖区湖水生动植物资源得到更好保护,村庄绿化覆盖率、水土流失治理度、生态能源普及率得到了提升,农村环境得到治理,生态渔村成为全省新农村建设的示范工程和备受游客青睐的渔家乐景点。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鄱阳湖禁渔难达初衷,上千个捕捞能手成为养殖

关键词: www.4118.com

上一篇:江苏省召开工作会大力推进池塘工业化生态养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