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18.com > 渔业 > 浙江湖州安吉高庄甲鱼缘何,空手接下500万订单

原标题:浙江湖州安吉高庄甲鱼缘何,空手接下500万订单

浏览次数:125 时间:2019-08-27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1

在过去的一年中,洪湖市甲鱼仿生态养殖再度喜获丰收。年关,‘荷香’甲鱼每公斤卖到180元至200元,比市场上的甲鱼价格翻了一番,“荷香”去年500亩甲鱼产值2000多万元,每亩超过4万元,与其他合作社相比每亩要增收25%。凭仿生态养殖,“荷香”开辟了广阔“钱景”。

核心提示:6月初,天子湖高庄村一村民致电本报,称温室甲鱼排放的污水导致其养殖的鱼虾死亡。采访中,本报对这个曾经的“浙北甲鱼第一村”缘何存在温室甲鱼进行了调查。意外发现,随着养殖行情持续下行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2

养殖户:哎呀!好好!两个!两个!哎呀好,大大大大,又一个,这边多,漂亮。

在过去的一年中,洪湖市甲鱼仿生态养殖再度喜获丰收。“年关,‘荷香’甲鱼每公斤卖到180元至200元,比市场上的甲鱼价格翻了一番。登门的、手机订购的、合同送货的接连不断,忙得不可开交。”“荷香”法人代表凃辉说,“荷香”去年500亩甲鱼产值2000多万元,每亩超过4万元,与其他合作社相比每亩要增收25%。

图片 3

养殖户:哎呀!好好!两个!两个!哎呀好,大大大大,又一个,这边多,漂亮。 2009年国庆期间,是甲鱼的一个销售高峰,一位保定客户来到这个甲鱼养殖基地,要进购1000多斤甲鱼。尽管这里的甲鱼一斤卖100多元钱,高的一斤卖238元,但这位客户却一点都不含糊。 保定客户张永剑:今天我准备要200只。相当好这个甲鱼,跟这个野生的,纯野生的没有什么区别,你看这个爪子,这个爪子特别锋利。温室甲鱼它这个爪子是没爪尖,它这个温室它是洋灰地,它来回吃食磨掉了。我在保定那边卖,我能卖280元一斤。 这里养殖的甲鱼之所以一斤能卖到100多元甚至238元的高价,都因为这个叫宿斌的人。 宿斌:你看这个鱼,它有两斤七八两。 记者:你像这样的甲鱼,在市场卖的话,你能卖多少钱一斤? 宿斌:这个158元一斤。 记者:这个为什么是158元一斤? 宿斌:因为它的规格,在两三斤以上,卖238元一斤,2斤左右的卖158元一斤。 记者:跟养殖年限有关系吗? 宿斌:有关系,一般四年的话,这甲鱼能长成这样。爪子锋利得很,你看它这个爪子多厉害,把我的手都划出血来了。从外表看,这个背上有光泽,裙边比较硬,上面有黑花的。水环境好的话,它就有这样的。 宿斌是洪湖市世元龟鳖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用了不到3年时间,就将原先一斤30元左右都很难卖的甲鱼,打进全国60多家超市和20多家高档酒店,一斤卖到158元和238元的价格,每年销售甲鱼3000多万元,年创利润500多万元,并带动了200多家养殖户发家致富。 养殖户李喜营:这个一般人做不到的,像我们连门儿都没的,我只适应搞养殖。不能打市场。 在受到大家佩服的背后,是宿斌超人的胆识,他敢投资9万多元钱,在全国10多个城市打销路,拿到价值500多万元订单的时候,他手里竟然连一只甲鱼都没有,但就是凭着胆大心细,步步为营,宿斌硬是把当地的甲鱼卖出了每公斤476元的高价。那么,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胆识和超人的智慧呢?

2009年国庆期间,是甲鱼的一个销售高峰,一位保定客户来到这个甲鱼养殖基地,要进购1000多斤甲鱼。尽管这里的甲鱼一斤卖100多元钱,高的一斤卖238元,但这位客户却一点都不含糊。

2013年,洪湖市柏枝荷香甲鱼养殖合作社又获丰收了。

6月初,天子湖高庄村一村民致电本报,称温室甲鱼排放的污水导致其养殖的鱼虾死亡。采访中,本报对这个曾经的“浙北甲鱼第一村”缘何存在温室甲鱼进行了调查。意外发现,随着养殖行情持续下行,高庄甲鱼产业早已风光不再。 靠着养殖甲鱼盖新房、买新车,在天子湖高庄村并非新鲜事。规模最大时,全村有180多户村民参与,养殖面积逾2000亩。 如今,高庄甲鱼养殖规模仅剩700余亩,缩水三分之二。 养殖户们说,甲鱼价格从巅峰时的45元/斤降至20元/斤左右,持续了2年且并未见好转,缩减养殖规模是无奈之举。 养殖规模仅剩三分之一 干涸的甲鱼塘,在高庄村随处可见。由于甲鱼市场价格低迷,高庄村甲鱼养殖户杨文健今年弃养了,但仍以每年1万多元的承包费用将20亩甲鱼塘“攥”在手里。 “等等看,如果明年行情好了,再养。”杨文健说,他在2012年甲鱼“牛市”时入行,但还未赚到第一桶金就开始了亏损,如今承受不住压力只好暂时放弃。 和杨文健同一年开始养甲鱼的明胜农家乐业主束明胜,早在去年就放弃了这一块。他说,虽然有农家乐自产自销来支撑,但仍然亏本,因为甲鱼苗买来要21元/斤,卖的时候只有18元/斤。 如今,亏本似乎成了高庄村整个甲鱼养殖行业的基调。该村第一书记姜红兵介绍,高庄甲鱼养殖始于2008年左右,刚开始只有零星几户,甲鱼价格从2011年的30元/斤一路上涨,在2012年4月达到45元/斤。利好的行情让村民们“眼前一亮”,纷纷造塘养甲鱼,迅速达到2000多亩的规模。 可好景不长,2012年10月左右,甲鱼价格一落千丈,骤然降至18元/斤。此后2013年、2014年,甲鱼价格始终在20元/斤左右徘徊。 大多数养殖户在这一轮降价狂潮中损失惨重,或转产、或关停、或转租。不到三年,甲鱼养殖就从村民致富的“香饽饽”变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三年来,面对惨淡的行情,养殖户们经历最初的彷徨、抱怨之后,也开始反思原因究竟何在。 养殖技术不够是“硬伤” 养殖户裴松林对当年的行情突变仍记忆犹新。“2012年10月成品甲鱼价格跌到18元/斤的时候,甲鱼苗的进价是21元/斤,在上半年清塘的养殖户大赚了一笔,而下半年卖甲鱼的就欲哭无泪了。”他说,养殖技术不够是持续亏损的最主要原因。 他算过账:按照目前甲鱼苗和成品甲鱼的售价,甲鱼养殖增长率若保持在40%以上,就不会亏损。举例来说,即在甲鱼苗和成品甲鱼的销售单价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买入1万斤甲鱼苗,若养殖技术差,甲鱼死亡率高,成品甲鱼仍然只有1万斤,就肯定亏本;若成品甲鱼有14000斤,就能保本;若大于14000斤,就能盈利。 但是,以农民身份突然转行养殖甲鱼的高庄村民,又有多少懂得养殖技术? 县农业局基层渔技指导员李万祈曾做过调查,在高庄180余户甲鱼养殖户中,其中90%是“从零起步”的,一开始就没掌握技术,导致的后果就是养殖增长率各不相同,从40%至100%以上的都有。 “虽然村里每年都会搞几次培训,但作用并不大,我养了5年甲鱼,至今也只能看简单的甲鱼病,遇到特殊情况就得紧急求教专家。”裴松林说。 产业链断层是“缺陷” 对于亏损,从像裴松林一样的养殖户身上我们找到了技术不过关的原因。而高庄甲鱼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张福庭想得更多。他认为,高庄甲鱼未能在10年间形成从育苗、养殖到独立销售的完整产业链,使抗风险能力几乎等于零,是产业发展最大的“败笔”。 “10年中,我们只做了这条产业链中的一颗‘螺丝钉’,苗种孵化、后期销售都跟养殖户没关系,他们承担着巨大的养殖风险,却未得到足够的利润空间。”张福庭说。 据其介绍,高庄甲鱼养殖选择的品种是中华鳖,苗种从金华购进。一般情况下,因路程较远,苗种在运输途中的死亡率也不低。 “等于是养殖的前一道流程就被人卡了脖子,限于技术、设施等因素,不论是大小养殖户还是合作社,在行情好的时候一直未考虑过自己育苗的事。”张福庭说,待到行情不好时才想起来,却为时已晚。 养殖户谢连贵算了笔帐,目前市场上的苗种大约2元/个左右,在2012年,这一价格约2.5元/个,算上死亡率带来的损失,苗种在甲鱼养殖成本结构中算是大头。 与前期育苗相对应的,处于养殖尾端的销售命脉也掌握在中间商手上,高庄甲鱼始终未能构建起直面终端的销售网络。张福庭说,虽然目前甲鱼销售单价为20元左右,但中间商从养殖户手中收购去之后,还可以按斤两进行分拣,个头大、品相好的甲鱼能卖到35元/斤。“这意味着,因为缺少渠道,白白让中间商得到了这15元的利润。” 2009年成立的高庄甲鱼专业合作社,在甲鱼市场行情上升时候也曾统一收购、统一销售,但并未一路走到底,销售对象仍然是中间商。而2012年下半年行情变化后,养殖户失去信心,合作社连这些统一也难以做到。 “没有品牌,很难在终端市场打开门路。”谢连贵说,完善产业链需要巨大投入,高庄甲鱼刚刚兴起就遭受打击,合作社、养殖户没有信心、也无力投入。 无奈之下“开历史倒车” 来到高庄村下北墅自然村,只见17个甲鱼养殖温室大棚拔地而起,这是张福庭的甲鱼养殖基地。除了温室大棚,他还有80亩的外塘养殖区。 “明知道温室养殖是在‘开历史倒车’,还是无奈地选择了这种杭州萧山、余杭等地都在淘汰的养殖模式作为缓冲。”张福庭说,虽然从2008年就入行,经历过甲鱼养殖业的黄金期,有了点资本积累,但也吃不消亏损。 原先,高庄甲鱼全部选择外塘养殖方式,即从外地引进甲鱼苗,放养到外塘,属于生态养殖,缺点则是周期长、成本高;养殖技术稍差或者市场行情突变,就会导致亏本。 而温室养殖是恒温,养殖一年的甲鱼重量可以抵得上外塘养殖两三年,虽然价格要比外塘甲鱼低10元/斤左右,但胜在周期短、技术要求低、资金回笼快。 于是,部分养殖户也开始在外塘养殖中加入了部分温室养殖,约占全村甲鱼养殖面积的十分之一。 但是,温室养殖客观上存在污染,属于淘汰技术。姜红兵认为,村里不支持这种养殖方式,村委将不再批准养殖户增加温室养殖数量。同时,也将和县农业部门、养殖大户一起探寻养殖户们的出路。

图片 4

保定客户张永剑:今天我准备要200只。相当好这个甲鱼,跟这个野生的,纯野生的没有什么区别,你看这个爪子,这个爪子特别锋利。温室甲鱼它这个爪子是没爪尖,它这个温室它是洋灰地,它来回吃食磨掉了。我在保定那边卖,我能卖280元一斤。

荷香”甲鱼价格好、销售好、效益好的奥秘何在呢?日前,记者来到“荷香”进行探访。

养殖户李喜营:一二,别动,三。好,OK。 宿斌曾是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的合同民警,2001年买断工龄后,筹集10多万元钱经营鱼鳖饲料生意。到了2006年,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经营饲料的达到了100多家,竞争激烈,钱也越来越难挣。就在宿斌想调整经营项目的时候,偶然和一位甲鱼经销商的闲聊,却改变了宿斌的人生走向。 宿斌:我说甲鱼你现在收购是多少钱一斤呀,他说30多元吧,我说30多元你卖多少呢,他说有时候卖个45、46元,50元左右吧。我就问他。你一年在甲鱼上能够一年能赚多少钱,他说这样大哥,我告诉你,我一年反正不多,反正十几万元钱。很轻松的。 宿斌卖饲料,一年赚不到10万元钱,而且压力大,很累。贩卖甲鱼,一年却能赚十几万元钱,还很轻松。这让宿斌很羡慕,羡慕之余也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产生了改行卖甲鱼的想法。 洪湖市养殖甲鱼的很多,特别是大同湖管理区,有20多年养殖甲鱼的历史,70%的农户都有多有少地养殖一些甲鱼。而且,洪湖市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当地甲鱼一直实行仿野生养殖。 湖北省洪湖市水产局局长曾令旗:洪湖的这个水域面积比较大,小鱼小虾。河蚌和这个螺蛳多,这都是甲鱼靠自身来捕捉的一些活性饵料。我们这个地方的气侯比较怡人,土壤比较肥沃,甲鱼适合这个地方的生长。 然而,很长时间以来,当地养殖的甲鱼都是卖给上门收购的甲鱼商贩。虽然多少都能卖掉,但一直卖不上高价,这也是养殖户们比较头疼的事。 养殖户李喜营:30元钱一斤过挑。就是你把池子鱼一干,干了之后他拣他看中的他拿走,你看不中的就撂池子。 养殖户陈应平:原来的价格最低的时候20多元钱一斤都卖过。他说多少价就多少价,好多看不舒服他还不要,他直接好的把它要走。 养殖户李喜营:不卖你又不行了,你这个东西养到一定的时候池子循环过来了。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当地没有人专门在市场上推销甲鱼,销售全部被收购甲鱼的中间商所垄断。 养殖户李喜营:你不可能说去养又去跑市场,没有这个精力,总要丢一头。 了解到这些情况,宿斌感到一个巨大的商机就在眼前。2006年中秋节刚过,他停掉了饲料生意,到武汉、上海以及我国养殖甲鱼的一些省市考察市场。宿斌了解到,4年仿野生养殖的甲鱼能卖到180多元一斤,5年仿野生养殖的甲鱼居然卖到280多元一斤,而这种甲鱼跟自己家乡养殖的甲鱼并没有什么区别。 接下来,宿斌一连串反常的举动,叫周边的人感觉到了他的疯狂。宿斌到工商部门注册了商标,又自己设计制作了甲鱼包装盒和包装袋,自己还没有甲鱼,却定出了158元和238元一斤的两种价格。直到现在,这些精美的包装盒与包装袋还大派用场。 宿斌:当时做了两种,一种是这个手提袋式的,一个是礼品盒式的。 记者:光做这个盒子一开始花了多少钱? 宿斌:盒子花了3万多元钱。 记者: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先把这盒子做了。 宿斌:对对对。你看我们这个盒子基本上都是绿色的,包括带,我觉得我们产品是绿色的。哎呀哎呀,就是担心你这个动作。 在宿斌注册商标和制作包装盒与包装袋的时候,竟然一只甲鱼都没有,接下来,他的举动更加不可思议,还没有一只甲鱼的宿斌,收拾行囊,信心百倍地奔赴武汉、北京等城市去卖甲鱼了! 宿斌先是到了武汉,拿着印制好的甲鱼宣传册,几乎是挨家挨户地到超市推销,连着跑了三天三夜,却没有任何收获,一场从未经历过的磨难也就此开始。宿斌穿梭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行走于华灯闪烁的光影中,从白天走到夜晚。 宿斌的妻子徐惠:他的脚反正每次出差出去,他全部都会发炎,人还没有到家,就马上打电话就要给他把药水什么都准备好。 宿斌:我基本上都是住在地下室。我最便宜10元钱一夜都住了,里面很脏,脏兮兮的,臭烘烘的那个地方,但是它便宜呀,我一天节约几十元钱,可以多跑几个地方。 20天后的一天下午,宿斌来到了武汉市的这家大型超市里推销甲鱼,好运终于降到了他身上。

这里养殖的甲鱼之所以一斤能卖到100多元甚至238元的高价,都因为这个叫宿斌的人。

荷香’和其他养殖合作社一样,将个体养殖户联合起来,把小池改大池,形成规模经营,排灌方便,抗旱排渍也好调度,灾年不见灾;种苗、饲料等生产资料可批量进货,得到厂价或批发价优惠。还有农技部门作技术支撑,享受很多优扶待遇等等。而且‘荷香’的养殖费用开支也和其他社差不多,所不同的是,‘荷香’多赚了仿生态养殖的钱。”凃辉道破了天机。

图片 5

宿斌:你看这个鱼,它有两斤七八两。

荷香”甲鱼是仿生态养殖,投放龙虾头饲料,20公斤龙虾头只需14元,可养成1公斤重,价值160元以上的成品甲鱼,每亩年产250公斤,产值4万元以上。其他合作社投放人工合成饲料,4公斤饲料要花40元,养成1公斤重,价值80元的成品甲鱼。每亩年产400公斤,产值只有3.2万元。涂辉说,两相对比,仿生态养殖比投人工合成饲料养殖,每亩少投饲料费1.25万元而增加产值8000多元。

宿斌:我跟负责人见面以后呢,我把我甲鱼的整个养殖过程和甲鱼的品质,和现在的注册的情况跟他讲完以后,他也感兴趣。我说这个价位的话,158元一斤和238元一斤,他说价位上可能没什么问题,关键看你的质量上。 超市水产部主任王兴华:恰巧在这个时候,我们也在外面寻找。更生态更自然的货源,然后那个洪湖世元甲鱼在这个时候就进入我们的视线。 为打消超市对甲鱼品质的疑虑,宿斌主动邀请对方到当地进行了考察。回到超市后,马上就签订了供货合同。 前后3个多月,宿斌跑了10几个城市,连包装带差旅费,他已经花掉了9万多元钱,跟30多家超市和16家酒店签订了500万元的供货合同,但这500万却像压在宿斌心上的一块石头,如果这些合同履行不了,他将面临着120万元的经济赔偿,而此时,他自己一只甲鱼还没有,等待宿斌的,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这个正在养殖池里检查甲鱼幼苗的人叫李建场,他是当地的甲鱼养殖大户,也是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曾是宿斌的同事,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2007年3月的一天,宿斌找到李建场,说自己给当地的甲鱼注册了商标,想和李建场合伙发起成立一个甲鱼养殖专业合作社,把当地的甲鱼做成品牌,推向市场。 宿斌:我不干已经没办法了对不对,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非干不可了。那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这个优质甲鱼,这个货源从哪儿来,这个是很关键的,你不然的话你做不了,对不对,我首先考虑到的就是李建场。 宿斌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李建场,李建场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但却没有答应。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他虽然做了市场考察,但是还没有找到正儿八经的一个买主,也就是说甲鱼有这么好的一个行情,你能卖得出去?我把养殖户组织起来了,最后甲鱼销不出去,这个既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同时呢,也影响了我们这个声誉,所以当时就没有答应。 虽然没有答应,但李建场却给宿斌承诺了一句话,这句话,让宿斌又看到了希望。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我就说您把市场销售打开,需要甲鱼的时候你再找我。 宿斌:我说市场包给我了,我去开发市场。当时我就想,我能把市场打开,甲鱼的质量又好,这就没问题了。

记者:你像这样的甲鱼,在市场卖的话,你能卖多少钱一斤?

荷香”甲鱼养殖保持水活池清、饲料新鲜,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和药品,确保生态环保。其产品“野味”十足,具有水份少、肉质鲜、味道香、营养好等特色,成为不可多得的绿色食品,因此深受群众欢迎,供不应求。

图片 6

宿斌:这个158元一斤。

凭仿生态养殖,“荷香”开辟了广阔“钱景”。凃辉和他的同仁们决心在新的一年里打造“荷香”甲鱼“升级版”,注册“荷香”甲鱼商标,取得象洪山菜薹那样的知名度。

李建场的一句话让宿斌耗时3个多月,跑了10多个城市,拿到了500万元的供货合同。他再次找到李建场,这次,李建场同意入股跟宿斌一起申办龟鳖养殖专业合作社。同时,宿斌的一位老战友——田宁也入股进来,主要负责新市场开发。 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将近有1000家甲鱼养殖户,仅四分场就有400多家。宿斌和李建场挨家挨户地找到他们,承诺凡加入合作社的养殖户,统一收购销售甲鱼,最低保护价60元一斤,而且现款付账。但要求池塘里要像这样,栽种一定面积的水草,公母甲鱼还要分开养殖。 宿斌:公母必须分开,不然的话,它容易撕咬,因为那个母甲鱼在一斤左右的时候,它性成熟,然后它就产生了相互撕咬,争抢交配。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甲鱼容易喜欢打架,打斗。那么有这个水草之后呢,它可以相互的躲藏,成了它躲藏的地方,减少了这个甲鱼相互之间的撕咬。 好斗,是甲鱼的天性,即便是这么小的幼苗就开始撕咬、打斗。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咬着不松口,野性。 记者:这小的咬的话放进去会不会伤残? 李建场:这个时候问题不大,因为小仔鳖的这个牙齿没有成鳖的锋利,所以它们之间咬,打斗,造成这个损伤的情况是几乎就不存在的。 成年甲鱼的打斗撕咬,轻者致伤,重者会被咬死。发情期甲鱼的交配是在打斗撕咬中进行的。

记者:这个为什么是158元一斤?

图片 7

宿斌:因为它的规格,在两三斤以上,卖238元一斤,2斤左右的卖158元一斤。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在它交配期的时候它更野蛮了,它把这个母的是咬的它的裙边。然后固定死了再给它交配,所以交配一次对母甲鱼来说就是一次摧残。 当地传统养殖甲鱼,一亩放养500到700只,而且公母混养。这样,捕捞甲鱼时,会有大量的因打斗撕咬而造成的伤残体。为了提高甲鱼品质,宿斌规定一亩水面放养甲鱼不得超过200只。 到2007年8月,有20多家养殖户同意加入合作社,眼看着国庆和中秋的销售高峰就要临近,有市场、有货源,一切都在向宿斌设计的方向发展,但没想到,事情又起波澜。 合作社临近成立的前一个星期,有十几家原先同意加入合作社的养殖户却突然反悔,纷纷退出,这让宿斌措手不及。宿斌和李建场赶紧又找这些养殖户做工作,试图说服他们,但根本没有用。这让家人很不理解。 李建场的妻子石建云:我说你脸皮厚呀,我说找他们干啥,不同意,我的性格这样,你不同意我不会求着你的。 尽管家人不理解,但宿斌和李建场却心急如焚。随着国庆市场的临近,当初签订的供货合同要大批供应甲鱼,如果不能履行合同,不仅几个月的辛苦白费,还要赔偿违约损失。更让宿斌感到奇怪的是,已经承诺了现款收购甲鱼,这些养殖户为什么还会有顾虑呢?这里面一定另有玄机。 这个正从池子里往外捞甲鱼的人叫刘建华,曾是当地销售甲鱼的中间商,当听到合作社以60元一斤保护价收购甲鱼时,他感到自己的财路被截断了。 甲鱼经销商刘建华:它现在鱼保护价60元,我能拿好多?这个鱼叫我来说拿那么40元左右,不会再高了。他们一搞对我的冲击肯定蛮大蛮大的,搞得我生意都做不成了。 当地有很多像刘建华这样的甲鱼中间商,他们认为60元的收购价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是垄断甲鱼市场,这种情绪很快就传染给了甲鱼养殖户。 养殖户肖红山:你把东西运进去了,他说多少钱一斤,你还回来?哪里回来?拖了几百斤再拖回来,来回一盘再一死。损失不是又更大? 养殖户陈应平:因为平常的别人都是30-40元钱一斤,它这是最低60元钱一斤,这方面倒有点担心。担心能不能按这个价格,正常甲鱼卖出去。 宿斌:你们这纯粹想垄断市场骗人,那我不跟你做,我跟你做什么,我传统养法,到时候我多少能换几个钱,你这个到时候是怎么回事呢对不对。 宿斌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找到一些甲鱼中间商,提出让他们帮合作社代收甲鱼,收一斤提成3元钱,这样,这些甲鱼中间商一年的收入跟贩卖甲鱼差不多。他们觉得合算,就开始专门给合作社代收甲鱼。 刘建华:现在我感谢他们要死了,确实,我也受了好大好大的利益。

记者:跟养殖年限有关系吗?

图片 8

宿斌:有关系,一般四年的话,这甲鱼能长成这样。爪子锋利得很,你看它这个爪子多厉害,把我的手都划出血来了。从外表看,这个背上有光泽,裙边比较硬,上面有黑花的。水环境好的话,它就有这样的。

宿斌把当地的甲鱼商贩收编后,养殖户也消除了疑虑。到2007年8月18日合作社成立的时候,有50多家养殖户加入合作社。2007年国庆销售高峰,宿斌供应市场的生态甲鱼以158元一斤和238元一斤的价格,销售了1300多万元。养了20多年甲鱼的养殖户们,这时也知道了自己养殖的甲鱼原来这么好。 养殖户李喜营:我说这个鱼,它就是说不是黑的就是花的它这个上面的花纹,养殖环境造成它盖边的黑度,它这个花纹这是你们印不出来的。这样的在市场肯定好卖了。 当宿斌沉浸在初获成功的喜悦中时,灾难却突然降临,在这场突然而至的灾难中,宿斌陷入了合作社利益和养殖户利益取舍的两难之中,辛苦营造的甲鱼王国也面临崩溃。宿斌将何去何从? 灾难突降,人心浮动,宿斌的甲鱼王国面临崩溃。 养殖户李喜营:大雪一封,全部要冻死。 身陷困局,宿斌当机立断。 宿斌:这个损失由我们来承担。 舍利取义,新生的合作社将怎样渡过危机? 成立了合作社,有市场,有基地,一年四季都能供应甲鱼。而且,不用抽水,用这种甲鱼枪就能从养殖池里直接打上来甲鱼,要什么规格的就能逮到什么规格的。一个熟手一天能用甲鱼枪捕逮200多斤甲鱼。 记者:这个挂在什么地方了? 养殖户李喜营:挂到后爪子了,你不动,你不动,我来,它厉害得很,它抓了给你手都冒血。 记者:这个多重? 李喜营:这个大概有个三斤多,三斤二三两的样子。 合作社养殖的甲鱼,跟野生的没什么两样,野性大,好斗,捕逮甲鱼要十分小心,大的甲鱼能把手指咬掉。记者采访的时候,正在往袋子里装甲鱼的李建场,就不小心被甲鱼咬住了手。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我出去,它整个地把手指头咬住了,不要紧没事。 记者:我看我看。 宿斌:整个手咬进去了。

宿斌是洪湖市世元龟鳖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用了不到3年时间,就将原先一斤30元左右都很难卖的甲鱼,打进全国60多家超市和20多家高档酒店,一斤卖到158元和238元的价格,每年销售甲鱼3000多万元,年创利润500多万元,并带动了200多家养殖户发家致富。

图片 9

养殖户李喜营:这个一般人做不到的,像我们连门儿都没的,我只适应搞养殖。不能打市场。

记者:它咬住以后,那你往外拽不行吗? 李建场:就是不能拽。甲鱼咬住以后,最好不要给它犟。 记者:不要硬拽。 李建场:越拽,你拽它也拽。它把你整个手指头往里面吞。刚才为什么我就不敢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沉到水里面,闷一会,它就松口。 记者:多亏戴着袋子。 李建场:没有袋子完了。 宿斌:绝对肉掉了。 合作社成立还不到半年,宿斌和当地的很多甲鱼养殖户一起,却经历了一次比被甲鱼咬住还难受的切肤之痛。 2008年春节期间,正是甲鱼大量上市的季节,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场罕见的大雪,席卷我国南方地区。湖北省洪湖市是受冻重灾区,养殖池里的甲鱼被冻得奄奄一息。这个正在喂甲鱼的李喜营是合作社成员,也是当地的甲鱼养殖大户,养了60多亩甲鱼,受灾情况最严重。 养殖户李喜营:这几个塘的都是一死一百两百斤都算了。还是有一个池子吧。救过来一部分。 面对突然而来的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把还没有冻死的甲鱼卖掉,但这对宿斌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甲鱼受冻后,存活期会打折扣,如果放进超市,没有卖完就死掉,自己会受损失。 宿斌:发生有死亡。我们要收回,然后这个损失由我们来承担。 这个时候,外地的一些甲鱼商贩趁机赶来低价收购甲鱼,他们把受冻的生态甲鱼卖到水产批发市场,价格比超市的低很多,也好卖。 养殖户李喜营:10元钱一斤卖了960斤吧。这一般人他都不敢冒着风险往外搞的,一搞了大雪一封,全部要冻死。 宿斌和李建场商定后,做出了一个令所有养殖户都出乎意外的决定---马上以60元的保护价收购合作社养殖户的受冻甲鱼。

图片 10

图片 11

在受到大家佩服的背后,是宿斌超人的胆识,他敢投资9万多元钱,在全国10多个城市打销路,拿到价值500多万元订单的时候,他手里竟然连一只甲鱼都没有,但就是凭着胆大心细,步步为营,宿斌硬是把当地的甲鱼卖出了每公斤476元的高价。那么,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胆识和超人的智慧呢?

养殖户李喜营:当时没想早他会来收呀,当时等于说这个下雪天一般来说,不存在卖鱼的,它这个鱼卖了之后它损伤太大。当时先给我收了,第一回下雪收了500斤,第二回搞了一个700斤。 养殖户刘登焕:他带领了几个人,来帮我们把甲鱼给调走了,还不是60元的好价格吗,要不然那一池子鳖,要不然跟你说最起码死的也差不多。那一年卖了四五万。 养殖户们减少了损失,而宿斌却担起了蒙受损失的风险。正常的生态甲鱼捕逮上柜后能存活一个多月,但受冻的甲鱼就容易死亡。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因为它受了冻之后,甲鱼的体质已经受到了很大的这个损伤,所以说就大概就半个月之内上柜的甲鱼其中就死了接近一半。 合作社刚成立不久,很多养殖户的心还不稳,这个时候如果撒手不管,辛苦经营起来的合作社有可能会倒塌。宿斌收购了被冻的甲鱼后,赔进了10多万元钱。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轰动,原先抱着观望态度的一些养殖户,也主动加入合作社。2008年春节过后,已经有100多家甲鱼养殖户成为合作社成员。 现在,合作社已经有养殖户成员200多家,除了4年生一斤卖158元和五年生一斤卖238元两种甲鱼外,合作社又推出了3年生98元一斤的中档生态甲鱼。在保证品质的情况下,宿斌要把家乡的生态甲鱼也打进国外的市场。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宿斌提出了一个愿望,就是能对着摄像机镜头说这样一句发自内心的话。 宿斌:如果说我当时不选择李建场的话,我们就现在这个合作社这个产业的话做不到现在。我们两个是缺一不可,只有我们俩能合作在一块儿,这个才能做大做强。

养殖户李喜营:一二,别动,三。好,OK。

宿斌曾是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的合同民警,2001年买断工龄后,筹集10多万元钱经营鱼鳖饲料生意。到了2006年,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经营饲料的达到了100多家,竞争激烈,钱也越来越难挣。就在宿斌想调整经营项目的时候,偶然和一位甲鱼经销商的闲聊,却改变了宿斌的人生走向。

宿斌:我说甲鱼你现在收购是多少钱一斤呀,他说30多元吧,我说30多元你卖多少呢,他说有时候卖个45、46元,50元左右吧。我就问他。你一年在甲鱼上能够一年能赚多少钱,他说这样大哥,我告诉你,我一年反正不多,反正十几万元钱。很轻松的。

宿斌卖饲料,一年赚不到10万元钱,而且压力大,很累。贩卖甲鱼,一年却能赚十几万元钱,还很轻松。这让宿斌很羡慕,羡慕之余也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产生了改行卖甲鱼的想法。

洪湖市养殖甲鱼的很多,特别是大同湖管理区,有20多年养殖甲鱼的历史,70%的农户都有多有少地养殖一些甲鱼。而且,洪湖市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当地甲鱼一直实行仿野生养殖。

湖北省洪湖市水产局局长曾令旗:洪湖的这个水域面积比较大,小鱼小虾。河蚌和这个螺蛳多,这都是甲鱼靠自身来捕捉的一些活性饵料。我们这个地方的气侯比较怡人,土壤比较肥沃,甲鱼适合这个地方的生长。

然而,很长时间以来,当地养殖的甲鱼都是卖给上门收购的甲鱼商贩。虽然多少都能卖掉,但一直卖不上高价,这也是养殖户们比较头疼的事。

养殖户李喜营:30元钱一斤过挑。就是你把池子鱼一干,干了之后他拣他看中的他拿走,你看不中的就撂池子。

养殖户陈应平:原来的价格最低的时候20多元钱一斤都卖过。他说多少价就多少价,好多看不舒服他还不要,他直接好的把它要走。

养殖户李喜营:不卖你又不行了,你这个东西养到一定的时候池子循环过来了。

图片 12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当地没有人专门在市场上推销甲鱼,销售全部被收购甲鱼的中间商所垄断。

养殖户李喜营:你不可能说去养又去跑市场,没有这个精力,总要丢一头。

了解到这些情况,宿斌感到一个巨大的商机就在眼前。2006年中秋节刚过,他停掉了饲料生意,到武汉、上海以及我国养殖甲鱼的一些省市考察市场。宿斌了解到,4年仿野生养殖的甲鱼能卖到180多元一斤,5年仿野生养殖的甲鱼居然卖到280多元一斤,而这种甲鱼跟自己家乡养殖的甲鱼并没有什么区别。

接下来,宿斌一连串反常的举动,叫周边的人感觉到了他的疯狂。宿斌到工商部门注册了商标,又自己设计制作了甲鱼包装盒和包装袋,自己还没有甲鱼,却定出了158元和238元一斤的两种价格。直到现在,这些精美的包装盒与包装袋还大派用场。

宿斌:当时做了两种,一种是这个手提袋式的,一个是礼品盒式的。

记者:光做这个盒子一开始花了多少钱?

宿斌:盒子花了3万多元钱。

记者: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先把这盒子做了。

宿斌:对对对。你看我们这个盒子基本上都是绿色的,包括带,我觉得我们产品是绿色的。哎呀哎呀,就是担心你这个动作。

在宿斌注册商标和制作包装盒与包装袋的时候,竟然一只甲鱼都没有,接下来,他的举动更加不可思议,还没有一只甲鱼的宿斌,收拾行囊,信心百倍地奔赴武汉、北京等城市去卖甲鱼了!

宿斌先是到了武汉,拿着印制好的甲鱼宣传册,几乎是挨家挨户地到超市推销,连着跑了三天三夜,却没有任何收获,一场从未经历过的磨难也就此开始。宿斌穿梭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行走于华灯闪烁的光影中,从白天走到夜晚。

宿斌的妻子徐惠:他的脚反正每次出差出去,他全部都会发炎,人还没有到家,就马上打电话就要给他把药水什么都准备好。

宿斌:我基本上都是住在地下室。我最便宜10元钱一夜都住了,里面很脏,脏兮兮的,臭烘烘的那个地方,但是它便宜呀,我一天节约几十元钱,可以多跑几个地方。

图片 13

20天后的一天下午,宿斌来到了武汉市的这家大型超市里推销甲鱼,好运终于降到了他身上。

宿斌:我跟负责人见面以后呢,我把我甲鱼的整个养殖过程和甲鱼的品质,和现在的注册的情况跟他讲完以后,他也感兴趣。我说这个价位的话,158元一斤和238元一斤,他说价位上可能没什么问题,关键看你的质量上。

超市水产部主任王兴华:恰巧在这个时候,我们也在外面寻找。更生态更自然的货源,然后那个洪湖世元甲鱼在这个时候就进入我们的视线。

为打消超市对甲鱼品质的疑虑,宿斌主动邀请对方到当地进行了考察。回到超市后,马上就签订了供货合同。

前后3个多月,宿斌跑了10几个城市,连包装带差旅费,他已经花掉了9万多元钱,跟30多家超市和16家酒店签订了500万元的供货合同,但这500万却像压在宿斌心上的一块石头,如果这些合同履行不了,他将面临着120万元的经济赔偿,而此时,他自己一只甲鱼还没有,等待宿斌的,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这个正在养殖池里检查甲鱼幼苗的人叫李建场,他是当地的甲鱼养殖大户,也是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曾是宿斌的同事,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2007年3月的一天,宿斌找到李建场,说自己给当地的甲鱼注册了商标,想和李建场合伙发起成立一个甲鱼养殖专业合作社,把当地的甲鱼做成品牌,推向市场。

宿斌:我不干已经没办法了对不对,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非干不可了。那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这个优质甲鱼,这个货源从哪儿来,这个是很关键的,你不然的话你做不了,对不对,我首先考虑到的就是李建场。

宿斌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李建场,李建场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但却没有答应。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他虽然做了市场考察,但是还没有找到正儿八经的一个买主,也就是说甲鱼有这么好的一个行情,你能卖得出去?我把养殖户组织起来了,最后甲鱼销不出去,这个既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同时呢,也影响了我们这个声誉,所以当时就没有答应。

虽然没有答应,但李建场却给宿斌承诺了一句话,这句话,让宿斌又看到了希望。

图片 14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我就说您把市场销售打开,需要甲鱼的时候你再找我。

宿斌:我说市场包给我了,我去开发市场。当时我就想,我能把市场打开,甲鱼的质量又好,这就没问题了。

李建场的一句话让宿斌耗时3个多月,跑了10多个城市,拿到了500万元的供货合同。他再次找到李建场,这次,李建场同意入股跟宿斌一起申办龟鳖养殖专业合作社。同时,宿斌的一位老战友——田宁也入股进来,主要负责新市场开发。

洪湖市大同湖管理区将近有1000家甲鱼养殖户,仅四分场就有400多家。宿斌和李建场挨家挨户地找到他们,承诺凡加入合作社的养殖户,统一收购销售甲鱼,最低保护价60元一斤,而且现款付账。但要求池塘里要像这样,栽种一定面积的水草,公母甲鱼还要分开养殖。

宿斌:公母必须分开,不然的话,它容易撕咬,因为那个母甲鱼在一斤左右的时候,它性成熟,然后它就产生了相互撕咬,争抢交配。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甲鱼容易喜欢打架,打斗。那么有这个水草之后呢,它可以相互的躲藏,成了它躲藏的地方,减少了这个甲鱼相互之间的撕咬。

好斗,是甲鱼的天性,即便是这么小的幼苗就开始撕咬、打斗。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咬着不松口,野性。

记者:这小的咬的话放进去会不会伤残?

李建场:这个时候问题不大,因为小仔鳖的这个牙齿没有成鳖的锋利,所以它们之间咬,打斗,造成这个损伤的情况是几乎就不存在的。

成年甲鱼的打斗撕咬,轻者致伤,重者会被咬死。发情期甲鱼的交配是在打斗撕咬中进行的。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在它交配期的时候它更野蛮了,它把这个母的是咬的它的裙边。然后固定死了再给它交配,所以交配一次对母甲鱼来说就是一次摧残。

当地传统养殖甲鱼,一亩放养500到700只,而且公母混养。这样,捕捞甲鱼时,会有大量的因打斗撕咬而造成的伤残体。为了提高甲鱼品质,宿斌规定一亩水面放养甲鱼不得超过200只。

图片 15

到2007年8月,有20多家养殖户同意加入合作社,眼看着国庆和中秋的销售高峰就要临近,有市场、有货源,一切都在向宿斌设计的方向发展,但没想到,事情又起波澜。

合作社临近成立的前一个星期,有十几家原先同意加入合作社的养殖户却突然反悔,纷纷退出,这让宿斌措手不及。宿斌和李建场赶紧又找这些养殖户做工作,试图说服他们,但根本没有用。这让家人很不理解。

李建场的妻子石建云:我说你脸皮厚呀,我说找他们干啥,不同意,我的性格这样,你不同意我不会求着你的。

尽管家人不理解,但宿斌和李建场却心急如焚。随着国庆市场的临近,当初签订的供货合同要大批供应甲鱼,如果不能履行合同,不仅几个月的辛苦白费,还要赔偿违约损失。更让宿斌感到奇怪的是,已经承诺了现款收购甲鱼,这些养殖户为什么还会有顾虑呢?这里面一定另有玄机。

这个正从池子里往外捞甲鱼的人叫刘建华,曾是当地销售甲鱼的中间商,当听到合作社以60元一斤保护价收购甲鱼时,他感到自己的财路被截断了。

甲鱼经销商刘建华:它现在鱼保护价60元,我能拿好多?这个鱼叫我来说拿那么40元左右,不会再高了。他们一搞对我的冲击肯定蛮大蛮大的,搞得我生意都做不成了。

当地有很多像刘建华这样的甲鱼中间商,他们认为60元的收购价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是垄断甲鱼市场,这种情绪很快就传染给了甲鱼养殖户。

养殖户肖红山:你把东西运进去了,他说多少钱一斤,你还回来?哪里回来?拖了几百斤再拖回来,来回一盘再一死。损失不是又更大?

养殖户陈应平:因为平常的别人都是30-40元钱一斤,它这是最低60元钱一斤,这方面倒有点担心。担心能不能按这个价格,正常甲鱼卖出去。

宿斌:你们这纯粹想垄断市场骗人,那我不跟你做,我跟你做什么,我传统养法,到时候我多少能换几个钱,你这个到时候是怎么回事呢对不对。

宿斌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找到一些甲鱼中间商,提出让他们帮合作社代收甲鱼,收一斤提成3元钱,这样,这些甲鱼中间商一年的收入跟贩卖甲鱼差不多。他们觉得合算,就开始专门给合作社代收甲鱼。

刘建华:现在我感谢他们要死了,确实,我也受了好大好大的利益。

图片 16

宿斌把当地的甲鱼商贩收编后,养殖户也消除了疑虑。到2007年8月18日合作社成立的时候,有50多家养殖户加入合作社。2007年国庆销售高峰,宿斌供应市场的生态甲鱼以158元一斤和238元一斤的价格,销售了1300多万元。养了20多年甲鱼的养殖户们,这时也知道了自己养殖的甲鱼原来这么好。

养殖户李喜营:我说这个鱼,它就是说不是黑的就是花的它这个上面的花纹,养殖环境造成它盖边的黑度,它这个花纹这是你们印不出来的。这样的在市场肯定好卖了。

当宿斌沉浸在初获成功的喜悦中时,灾难却突然降临,在这场突然而至的灾难中,宿斌陷入了合作社利益和养殖户利益取舍的两难之中,辛苦营造的甲鱼王国也面临崩溃。宿斌将何去何从?

灾难突降,人心浮动,宿斌的甲鱼王国面临崩溃。

养殖户李喜营:大雪一封,全部要冻死。

身陷困局,宿斌当机立断。

宿斌:这个损失由我们来承担。

舍利取义,新生的合作社将怎样渡过危机?

成立了合作社,有市场,有基地,一年四季都能供应甲鱼。而且,不用抽水,用这种甲鱼枪就能从养殖池里直接打上来甲鱼,要什么规格的就能逮到什么规格的。一个熟手一天能用甲鱼枪捕逮200多斤甲鱼。

记者:这个挂在什么地方了?

养殖户李喜营:挂到后爪子了,你不动,你不动,我来,它厉害得很,它抓了给你手都冒血。

记者:这个多重?

李喜营:这个大概有个三斤多,三斤二三两的样子。

合作社养殖的甲鱼,跟野生的没什么两样,野性大,好斗,捕逮甲鱼要十分小心,大的甲鱼能把手指咬掉。记者采访的时候,正在往袋子里装甲鱼的李建场,就不小心被甲鱼咬住了手。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我出去,它整个地把手指头咬住了,不要紧没事。

记者:我看我看。

宿斌:整个手咬进去了。

记者:它咬住以后,那你往外拽不行吗?

李建场:就是不能拽。甲鱼咬住以后,最好不要给它犟。

记者:不要硬拽。

李建场:越拽,你拽它也拽。它把你整个手指头往里面吞。刚才为什么我就不敢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沉到水里面,闷一会,它就松口。

记者:多亏戴着袋子。

李建场:没有袋子完了。

宿斌:绝对肉掉了。

合作社成立还不到半年,宿斌和当地的很多甲鱼养殖户一起,却经历了一次比被甲鱼咬住还难受的切肤之痛。

图片 17

2008年春节期间,正是甲鱼大量上市的季节,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场罕见的大雪,席卷我国南方地区。湖北省洪湖市是受冻重灾区,养殖池里的甲鱼被冻得奄奄一息。这个正在喂甲鱼的李喜营是合作社成员,也是当地的甲鱼养殖大户,养了60多亩甲鱼,受灾情况最严重。

养殖户李喜营:这几个塘的都是一死一百两百斤都算了。还是有一个池子吧。救过来一部分。

面对突然而来的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把还没有冻死的甲鱼卖掉,但这对宿斌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甲鱼受冻后,存活期会打折扣,如果放进超市,没有卖完就死掉,自己会受损失。

宿斌:发生有死亡。我们要收回,然后这个损失由我们来承担。

这个时候,外地的一些甲鱼商贩趁机赶来低价收购甲鱼,他们把受冻的生态甲鱼卖到水产批发市场,价格比超市的低很多,也好卖。

养殖户李喜营:10元钱一斤卖了960斤吧。这一般人他都不敢冒着风险往外搞的,一搞了大雪一封,全部要冻死。

宿斌和李建场商定后,做出了一个令所有养殖户都出乎意外的决定---马上以60元的保护价收购合作社养殖户的受冻甲鱼。

养殖户李喜营:当时没想早他会来收呀,当时等于说这个下雪天一般来说,不存在卖鱼的,它这个鱼卖了之后它损伤太大。当时先给我收了,第一回下雪收了500斤,第二回搞了一个700斤。

养殖户刘登焕:他带领了几个人,来帮我们把甲鱼给调走了,还不是60元的好价格吗,要不然那一池子鳖,要不然跟你说最起码死的也差不多。那一年卖了四五万。

养殖户们减少了损失,而宿斌却担起了蒙受损失的风险。正常的生态甲鱼捕逮上柜后能存活一个多月,但受冻的甲鱼就容易死亡。

大同湖管理区四分场党委副书记李建场:因为它受了冻之后,甲鱼的体质已经受到了很大的这个损伤,所以说就大概就半个月之内上柜的甲鱼其中就死了接近一半。

合作社刚成立不久,很多养殖户的心还不稳,这个时候如果撒手不管,辛苦经营起来的合作社有可能会倒塌。宿斌收购了被冻的甲鱼后,赔进了10多万元钱。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轰动,原先抱着观望态度的一些养殖户,也主动加入合作社。2008年春节过后,已经有100多家甲鱼养殖户成为合作社成员。

现在,合作社已经有养殖户成员200多家,除了4年生一斤卖158元和五年生一斤卖238元两种甲鱼外,合作社又推出了3年生98元一斤的中档生态甲鱼。在保证品质的情况下,宿斌要把家乡的生态甲鱼也打进国外的市场。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宿斌提出了一个愿望,就是能对着摄像机镜头说这样一句发自内心的话。

宿斌:如果说我当时不选择李建场的话,我们就现在这个合作社这个产业的话做不到现在。我们两个是缺一不可,只有我们俩能合作在一块儿,这个才能做大做强。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湖州安吉高庄甲鱼缘何,空手接下500万订单

关键词: www.4118.com

上一篇:如何消除报复心理【www.4118.com】,销售人员如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