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18.com > 政策资讯 > 中科院专家新编世界地图颠覆世人四百年惯性思

原标题:中科院专家新编世界地图颠覆世人四百年惯性思

浏览次数:168 时间:2019-09-07

????郝晓光,上海人氏,同济大学测量系毕业,理学博士。现为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大地测量学和地球物理学的研究。

200多人的会场,先是鸦雀无声,继而私语嘈杂。

中科院专家新编世界地图颠覆世人四百年惯性思维

图片 1

????他年纪五十逾六,酷爱冒险挑战、热衷“异想天开”,曾参加我国南极科考,游泳横渡琼州海峡,自行车骑行成都至拉萨。他所主编制作的竖版世界地势图,历时11年多时间,获准于2014年1月正式出版。

“错了,美国在中国的北面,而不是东面。”

新华网武汉9月25日电记者从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获悉,由该所研究员郝晓光主编的1:6000万全套新编《世界地势图》本月出版。这套地图首次以东、西、南、北四个视角,从经度、纬度两种方向,将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更加准确和完整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新华网武汉8月12日电早在新千年到来的时候,记者就采访过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郝晓光博士,当时他编制了一套竖版,记者于2000年5月12日率先在新华社和报道后,专家认为从不同视角回答了人们观察世界的不同答案。

????世界地图由“横”变“竖”,到底有多难?

台上,专家正在介绍二代北斗卫星系统的布局方案,同为演讲嘉宾的郝晓光忽然站起来“纠正”。

这套地图由湖北省地图院编制,湖南地图出版社出版。它采用“双经双纬”编制方案,包括“东半球版”和“西半球版”两幅经线分割图以及“北半球版”和“南半球版”两幅纬线分割图。

新近,湖南地图出版社全国地图编辑室分别出版了竖版和竖版,果然令人耳目一新。

????将世界地图由“横”变“竖”,看似举手之劳,郝晓光却花了11年多的时间。

时隔多年,说起那一次的“挺身而出”,这位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还难抑得意,“蛮像一次壮举。”

在这4幅图中,“东半球版”就是人们习以为常的横版亚太版世界地图。而另外三幅都是创新之作,特别是“北半球版”和“南半球版”的“纬向图”属于竖版世界地图。

中国地图由横改竖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著名地图专家邓吉芳说,常见的横版中国地图不是一张中国全图,而是两张局部图的拼接。图上将相当于中国大陆面积1/4的南海及南海诸岛切下来,再将比例尺缩小一半,绘成一个小方块,放在右下角。这样一来,一张完整的中国全图就变成了两个部分的拼接,制造了中国东西长、南北短的错觉。”邓吉芳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右下角贴小方块的横版中国地图却没有变。竖版地图后来在一些图集中出现过,但未在专题地图,或面向社会公众的挂图中出现过。

????与传统的横版世界地势图相比,郝晓光主编制作的竖版世界地势图,更加清晰地描述了南北半球与世界的地理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掺杂人为的描绘成分,精确得一塌糊涂,漂亮至极。”但是初看之下,还是令人不禁有“空间错乱”之感。

2006年10月的那次卫星导航系统研讨交流会上,按照专家介绍的方案,北斗卫星优先覆盖中国及周边地区,向东,越过国界延伸几千公里,而向北,只覆盖到中国版图的最北端。

“世界地图是要把一个球面展示在一个平面上,所以如果只用一种视角制图的话,都难免会有缺陷。”郝晓光说,传统世界地图沿经线分割地球,适合表达东、西半球的地理关系,但在表达南、北半球特别是其最尖端的南极洲和北冰洋时,会产生巨大误差。这不仅让公众有错误认知,更使一些专业领域的应用受到影响。

今年1月,中国地图出版社推出了新版,正式以竖版的形式和读者见面。在这张竖版中国地图上,首次将南海诸岛与大陆同比例展示出来,在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南海诸岛的主要岛屿、岛礁以及与周边岛国、岛屿、岛礁的地理位置关系,而不是挤在角上成为插图。

????更让人视觉受到强烈冲击的是,在竖版地图上,中国的位置并不在世界中心。这样的“离经叛道”,让他的作品备受争议,许多人仅从情感上就无法接受。

“明显忽略了‘北冰洋方向的战略需求’。”郝晓光拿出自己编制的北半球版世界地图,比划着说:“当时‘北斗二代’覆盖范围的策略,主要依据的是传统世界地图所展现的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考虑的是‘太平洋方向的战略需求’。但实际上,就像这幅地图展现出的,横穿北冰洋才是中国与美国之间更近的线路。”

“中国版图是东西更宽,还是南北更长?北京飞纽约,太平洋航线与北极航线谁更短?北冰洋是远离我们的天涯海角,还是被多国环绕的战略要地?答案都是后者。”郝晓光说,“但很多看惯了传统世界地图的人,都会答错,新编地图正是要让事实显而易见。”

“竖版地图出来后,很明显南北更长,就给读者一个更直观的疆域概念和海权意识。不过,我们在出版的时候,在这张图的基础上又延展了一下。”邓吉芳用手比划着,在构图上,把南北向拓宽,“雄鸡的上身”不再顶着图纸边界,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地理关系也展现出来。

????为了寻求认可,郝晓光拖着装满各种资料的黑色拉杆箱,先后跑了500多趟北京,做了不知多少次推介。其间,一向与人为善的他,开始挑战业界“权威”,既得罪了一些人,但同时也收获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令郝晓光欣慰的是,尽管自己让专家下不来台,但当气顺理明之后,有关部门还是采纳他依据新编世界地图提出的建议,调整了设计方案。

《中国国家地理》主编、中国地理学会出版委员会副主任单之蔷评价说,“新编世界地图是地图界的一场哥白尼革命,打破了过去一个角度看世界的惯性思维模式,给了我们四个看世界的角度。这不只是地图的革命,更是思维的革命”。

据介绍,湖南地图出版社的这张竖版中国地图在今年3月出版,当时印刷了2万份,到7月份就卖断货了。读者纷纷反馈说,“这样的中国地图看起来舒爽多了”。

????早在数年前,在还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郝晓光“古怪”的新编《系列世界地图》就已经开始内部流传,在航空航天、科学考察、军事等领域均得到重要应用。在一些思维同样“古怪”的人看来,有些时候,“古怪”的东西才更正常。

郝晓光绘制的新版世界地图,有东、西、南、北半球4个不同版本,改变“北斗二代”设计覆盖范围的是北半球版。在这张地图上,北冰洋成了中心,被北美洲和亚欧大陆上下环抱,“美国在中国的北边”。

据悉,早在数年前,这套新编世界地图在还无出版“准生证”的情况下,就已在中国航空航天、科学考察、国防军事等领域得到重要应用,地图原稿已被国家图书馆收藏。(原标题:中科院专家新编世界地图颠覆世人400年惯性思维)

湖南地图出版社佘世建先生为了说服郝博士时介绍,他们在2008年时编制了一本,编辑这本图集是为了反映国家在陆海疆域的主张,普及知识。这本书被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和外交部反复审阅,两年后终于获得了出版资格。

????慢慢地,郝晓光的竖版地图日显强大生命力,很多原本持反对意见的专家,都渐渐爱上了这个作品。

最别致的是南半球版。这是一张竖版地图,印度洋位居中心,以往偏居南端、“被压成横条”的南极洲,得以“本来面目”示人,宛如一只开屏的孔雀。

郝晓光主编的一套为4版,东、西、南、北半球各一张,且三横一竖,南半球版是竖的。1958年5月出生的郝晓光,1982年毕业于同济大学测绘专业,理学博士、博士后,中国第13次南极科考队中山站越冬队员,现任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湖北省测绘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测绘学会大地测量专业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大地测量学、地球物理学、地震学、地图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研究,出版著作五部,发表论文120余篇。

????今年1月,这份饱经考验的爱,终于有了“名分”:郝晓光的竖版世界地势图正式获准出版,审图号为GS1769。

中国地理学会出版委员会副主任单之蔷表示,自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画出以中国为中心的之后,400多年来,中文世界地图就没有脱离出这个框架,而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颠覆了过去单个角度看地球的“世界观”。

谈及创作的想法,快人快语的郝晓光说,亚太版(即东半球版,中国现行世界地图)和欧美版的世界地图一直是国际通用的两个版本。然而,即使亚太版和欧美版结合起来,也并不能完全解决世界地图上存在的问题。

????“这一天是不是等得有些太漫长?”面对很多人的疑问,郝晓光回答说,“哥白尼手摸着散发墨香、刚刚出版的《天体运行论》说:‘我终于推动了地球。’然后就死了。很多好作品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才能被人们认可接受,而我才等了11年,已经很幸运了。”

早在2002年,郝晓光就编制完成4个版本组合的,并陆续在航空、科考等多个领域应用,但直到2013年,系列地图才拿到“准生证”,得以公开出版。

“设想一下,把一个篮球纵向剪开,你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剪开的两面平整地铺在地板上。要想把一个球面变成平面,必须利用投影技术,但是投影是会带来变形的,譬如,在中国现行世界地图上,北极和南极地区被严重地变形了,北极点和南极点被拉成了一条线,我们无法看到一个客观真实的南北极。”

????换个角度看世界,一些常识更加显而易见

眼下,郝晓光正谋划让系列地图进学校、入教材,把三维地球最全面地展现在平面上,让世界的另一副面孔为世人熟知。

“亚太版和欧美版就好比篮球纵向剪开的两面,其投影方法采用经线分割地球仪,地球是圆的,可以纵切,就可以横切,可以经线分割,就可以纬线分割。”郝晓光认为,通行的世界地图并非不可变更。在设计图上,郝晓光几易其稿,最终沿着北纬15°把地球仪切开,分成南北两个半球,“把东西南北四张结合到一起,才是一种理想的世界图景。”

????“我国版图是东西更宽,还是南北更长?”

以一己之力,挑战国人400多年的“世界观”,难度显见,坎坷几何?

杂志执行主编单之蔷曾专门撰文来阐述竖版世界地图的应用与意义。他说,在南半球版世界地图上,南极大陆及周边地区变形最小,中国的3个南极科考站能够在这张地图上很准确地标注位置,这在传统世界地图上是做不到的。2004年中国第21次南极科考远洋航行及2005年我国首次环球大洋科考,考察路线在传统地图上无法表示,而在南半球版的世界地图上形成了一条完美的闭合曲线。2005年5月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这张航线图,也将世界地图展示在了亿万观众面前。

????“北京飞纽约,太平洋航线与北极航线谁更短?”

图片 2

更重要的改变是航线标示。北冰洋在过去的世界地图上好像是地老天荒的世界边缘,如今在北半球版的竖版世界地图上,则成了被各国环绕的“地中海”。许多国家或城市隔着北冰洋遥遥相望,彼此的距离很近很近。而在传统地图上标示的航线,中国到欧美一律取道太平洋。2002年9月,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依据新编世界地图北半球版,制定了通往美国的北冰洋航线。相比走太平洋距离近了约8000公里,单程飞行比过去减少3个多小时。

????“北冰洋是远离我们的‘天涯海角’,还是被多国环绕的战略要地?”

郝晓光主编绘制的竖版世界地图。资料图片

单之蔷形象地描述,如果把飞机的航线换成导弹飞行路线,新版世界地图对中国的意义或许更好理解。在中国军方北斗卫星的北扩计划中,按原计划,北斗卫星覆盖的范围在中国的北部终止于国界,在东部则伸入到太平洋。这是传统世界地图的“世界观”在起作用,以为某国的导弹是穿越太平洋而来。“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则告诉我们,某国的导弹要来的话,应该是从北极上空来,因为这个距离最近。”

????“答案当然都是后者。”郝晓光自问自答,“但是相信看惯了传统横版世界地图的人,很多都会答错。而我的竖版世界地图,正是要让这些常识更加显而易见。”

有横版地图,为何没有竖版地图?

受郝晓光新版世界地图影响,北斗卫星的覆盖范围由太平洋指向了北极。为此,军方还给郝晓光回复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新编以独特的视角,准确地表达了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为我国二代卫星导航系统研制建设提供了重要参考意见。”

????知易行难。11年的时间,郝晓光以一己之力,挑战已经形成400多年的惯性思维。

从传统地图上看,中国版图是东西更长,还是南北更长?

郝晓光告诉记者,“竖版颠覆了人们惯有的横向地图思维框架,最重要的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维方式。”他说,地图虽是一张纸,但它却给人灌输一种看世界的框架和模式,仿佛世界就是地图表现的那个样子。很多地图都是专业性非常强的,唯独世界地图不一样,它是一个社会读物,是普通大众都会接触到的事物。既然是大众读物,它的社会影响性就会大。比如青少年看到原来一张横向的图,现在变成4张这样的世界地图,他会想,原来世界地图还可以这样,这也许对他的思想会有所触动。再比如一个化学家,看到世界地图固定的版本都会变,会举一反三地想:是不是在他的研究领域里面也有传统的东西需要去变革……在思维上引起变革,这就是最大的社会意义。

????郝晓光介绍说,目前,国人习以为常的横版亚太版世界地图,最初模本的作者是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于1584年绘制。

北京飞纽约,是太平洋航线更短,还是北冰洋航线更短?

湖南地图出版社已出版的竖版是郝晓光系列地图4幅中的一幅。

????“虽然这一版本适用于表达东西半球的地理关系,但缺点在于南北半球的变形较大且与周缘地区的相互关系不太明确。”郝晓光举例说,“在传统的地图上,由于变形原因,南极洲显示出来的面积为澳大利亚的3.8倍。而且,南极洲似乎与南美洲、非洲、澳大利亚这三块大陆是平行关系。但是在竖版世界地图上显示,南极洲的面积只有澳大利亚的1.8倍,而且是被三块大陆所环抱。”

北冰洋是远离中国的“天涯海角”,还是需要密切关注的战略要地?

????类似这样的视觉误差,不但容易使普通公众产生错误认知,而且在一些专业领域也受影响甚大。

4月10日,湖北武汉,在郝晓光位于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办公室里,他指着墙上悬挂的竖版世界地图,自问自答:“看看这张地图,答案一目了然,都是后者。”

????“美国在中国的北面!”事隔多年,郝晓光仍然记得自己曾经的一声怒吼。

说起地图来,58岁的郝晓光神采飞扬:“很多看惯了传统世界地图的人,都会答错。我的地图就是要让那些被隐藏的事实显而易见。”

????那是在二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一次设计研讨会上。当时,一名知名专家正在台上作报告,提出的设计方案,依据的是传统横版世界地图。在郝晓光眼中,这一看似理所当然的方案,覆盖范围自国界起向东大大延伸、而向北却并未延伸,虽然能够满足“太平洋方向的战略需求”,却完全忽略了“北冰洋方向的战略需求”。

地球仪还不够显而易见吗?这是郝晓光面对最多的一个质疑:有地球仪精确描述世界,还有必要大费周章地重绘一张平面的世界地图吗?

????“我当时急了,也顾不上老专家的面子,站起来就予以反驳。一下子,全场200多人鸦雀无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郝晓光动情地说,“忽略这个问题,将给我们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我建议,二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设计覆盖范围,可以依据新编《系列世界地图》向北扩展。”

“地球仪可以准确地把握世界,但是它不具备一览性,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你都只能看到半个地球。”郝晓光坚持己见,地图能够弥补地球仪的局限,自有其广泛的应用空间——新编对北斗卫星覆盖范围北扩的贡献,即是例证。

????令郝晓光感到欣慰的是,尽管让权威专家当场下不了台,但当气顺理明之后,有关部门还是及时采纳了他依据新编世界地图提出的意见,重新规划了二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设计方案。后来,一份有关部门出具的应用证明这样写到:“新编《系列世界地图》以独特的视角,准确表达了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其作者据此提出了我国二代卫星导航系统覆盖范围设计的‘北扩问题’……在上级主管部门组织下,我部已根据该意见在我国二代卫星导航系统覆盖范围设计中实现了‘向北扩展’。”

在对二代北斗卫星系统的布局提出建议7年之后,2013年,郝晓光收到一份有关部门出具的应用证明:“新编以独特的视角,准确表达了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为我国二代卫星导航系统研制建设提供了重要参考意见”。

????“世界地图虽是一张纸,但它却给人灌输一种世界的框架和模式,仿佛世界就是地图表现的那个样子。”《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执行主编单之蔷感慨地说,“为什么我们会忽略北冰洋,而只盯着太平洋,这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几百年来都在看一张只能表示中国与太平洋沿岸国家关系、太平洋是中心的世界地图。郝晓光的竖版世界地图,能够给国人提供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同事刘根友介绍,郝晓光的本职工作虽然与地球相关,但不是研究地图的,起初,他只不过是想绘制一张以大西洋为中心的中文世界地图,“打破以往中国的世界地图以太平洋为中心的单一视角”。

????相比哲学观念,制图就是力气活

“郝晓光认为,我国通用的亚太版世界地图存在局限性,一是中国位于世界东方,但在地图上中国却位于中央偏左方,容易使非专业的读者对中国的地理位置感到困惑;二是在地图上,国际日期变更线既不是中央经线,也不是左端经线和右端经线,读者很难从地理分布上感受到日期的变更,容易造成时区概念上的混淆。”刘根友说。

????在许多人眼中,郝晓光干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当郝晓光绘制了以大西洋为中心的世界地图,拿给地图界的一位专家看时,这位专家提出了图中中国形状的变形问题。郝晓光解释:“传统世界地图上的南极洲变形更多。”专家随口回道:“那是谁也解决不了的世界难题。”

????“我没那么伟大,只做想做之事。”郝晓光坦言,“要是给我一笔项目经费,规定我去制作地图,我肯定心里急死了,根本搞不出来。一流的工作都是神来之笔。”

竟然是个世界难题?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瞬间郝晓光似乎找到了奋斗的目标。

????平日里,有些随心所欲的郝晓光,喜爱旅行、运动、摄影、文学,当然,还有他的最爱——哲学。

郝晓光介绍,无论亚太版世界地图还是欧美版以大西洋为中心的世界地图,都属于“经线世界地图”,适用于表达东、西半球的地理关系。“经线分割地球仪的投影方式,就好比把一只苹果纵向剖开拉平,必然会造成南北极地的变形,并且模糊与周缘地区的相互关系。”

????“科学问题的基础是哲学和数学。最主要是哲学,有了哲学观念,然后用数学推导,剩下的制图就是力气活了!”郝晓光对记者说,“就拿编制竖版地图这件事而言,横版地图上南极变形那么大,为什么没有人去关注?这是哲学问题。所以当我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它是顺着逻辑和观念自然流淌而出的。”

“比如,南极洲的面积为澳大利亚的1.8倍,但在传统的地图上,由于变形的原因,显示出来却是3.8倍。南极洲被南美洲、非洲和澳大利亚这三块大陆环抱,但在传统的地图上却表现为平行关系。”郝晓光认为,既解决南极洲变形的问题,又让大多数国家、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一张地图是不够的。

????在郝晓光看来,世间万物中,哲学思想本身是最值得一提的。他动情地说:“当我在编绘地图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它的实际应用。我一直在想,竖版世界地图最重要的启示,就是为国人插上想象力的翅膀,提供一些哲学上的思考。”

“有横版地图,就应该有竖版地图,有东西半球版的世界地图,就应该有南北半球版的世界地图,否则不成体系,难以完整展现地球的面貌。”

????“拿到竖版世界地势图‘准生证’,新年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

郝晓光提出了“双经双纬”编制的设计方案,一套为四版,前人已做过的东半球版和西半球版为“经线世界地图”,他创新的北半球版和南半球版为“纬线世界地图”。

????“哪能休息!我准备去西藏,藏南有很多地方还需要在新地图上填补空白。”郝晓光呵呵一笑,再次准备出发。

“就如一套服装衣裤有别、左右对称,才能全面装扮一个人,描绘地球也应该是东西南北4张地图结合在一起,才能构成一种符合真和美标准的组合。”郝晓光说。

[责任编辑:李爱明]

换一种“切法”,给地球画“全家福”

郝晓光决意换种方式“切开”地球。

“你看这个地球仪,从理论上说,‘切开’它的方式有无数种,世界地图也可以画出无数张,但如何找出‘完美切割线’,能够被世界各地所接受,并不容易。”郝晓光办公桌上的地球仪,被从支架上卸了下来,或许是主人把玩太久,不少地方已经褪色。

郝晓光说,一张能被普遍接受的世界地图,应尽量不切割某个大陆或者某个国家,并保证时区的完整性。

不断试错,“离经叛道”的郝晓光终于找到了他心目中的“完美切割线”。在北半球版上,他沿着南纬60度把地球切割开来,而在南半球版上,这条切线是北纬15度。如此绘制出来的两幅世界地图,完全不切割大陆。尤其是北纬15度切线,几乎在南北美洲之间的最狭窄处穿过,完整保留了南北美洲大陆的形貌。

“这两条切线仿佛早就在那里等着人去发现,不是这张世界地图描绘了世界,而是世界是按照这张世界地图创造的。”郝晓光坚信,他所绘制的两张“纬线世界地图”加上原来的两张“经线世界地图”共同组合成了地球的全貌,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不需要再有5张或6张的世界地图组合”。

在单之蔷看来,竖版地图克服了传统地图适合表达东、西半球而不适合表达南、北半球地理关系的缺陷,颠覆了人们惯有的横向地图思维模式,以崭新的视角将世界地理关系展现在读者面前。

原本位于世界地图边缘的北冰洋被加拿大、美国、俄罗斯、丹麦、芬兰、瑞典、挪威、冰岛等国簇拥,宛如大型的地中海,地缘位置极为重要。在这张地图上,世界上每一个大陆、大洲,每一个国家,无论大小都被完整地呈现,“第一次给地球表面的全体陆地成员拍了一张‘全家福’标准照。”

在郝晓光眼里,4幅地图全面展现了东西南北各个半球各国之间、海洋与陆地之间的地理关系,“分别以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为中心,也体现了海洋中心的思维方式。”

“原来可以这样看世界!”

“我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与各国的贸易往来迅速增加,同世界的关系愈发密切,这时候更需要国人‘开眼看世界’,拥有开放心态和世界意识。”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说,郝晓光的世界地图恰逢其时,在我国主动融入世界的大趋势下充当了国人看世界的“导航”。

“为什么容易忽略北冰洋?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国人几百年来只有一张以太平洋为中心、呈现中国与太平洋沿岸国家地缘关系的世界地图。”郝晓光说,薄薄的一张世界地图,实际上影响着看图人的“世界观”。

郝晓光想做的,就是用多元和多角度的方式,全面观照中国与世界的地理关系。

事实上,自2002年8月编制完成后,新版地图的实用性就开始展现,航空航天、科学考察等领域多家单位将其作为科研用图内部使用。

张侠介绍,2010年,全球智库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专家在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看到了郝晓光的世界地图,很惊讶:“原来可以这样看世界!”之后,他们在撰写时主动联系郝晓光,在报告中使用其编制的地图,展现北极航道与中国的地理关系。

“在郝晓光的地图上,北极航道和海上丝绸之路相连,形成一个环亚欧大陆的环线。”张侠称,北极航道是指西起西欧,穿过西伯利亚与北冰洋毗邻海域,绕过白令海峡到达中、日、韩等国港口的海上航道,在以往的地图上难以绘出完整的线路。

2004年我国第二十一次南极科考远洋航行,首次将郝晓光的南半球版世界地图作为指示图,“雪龙号”时任船长袁绍宏将之带到南极,并依据此图完成了南极科考远洋航行的实时航迹跟踪。这也是首次被国家级科研项目应用。

“在传统横版世界地图上,南极中山站、长城站被拉伸变形,原本环南极航行的航线变成‘8’字,而且缺少了考察船绕南极航行的一段关键航段。但在竖版世界地图上,‘雪龙号’经过的关键港口沿航线直观分布,很清楚。”郝晓光说。

2005年我国首次环球大洋科考也采用南半球版世界地图表达航线,传统世界地图上难以描绘清楚的考察路线,在南半球版的世界地图上形成了一条清晰的闭合曲线。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政策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科院专家新编世界地图颠覆世人四百年惯性思

关键词: www.4118.com

上一篇: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农村教育改革与发展的

下一篇:没有了